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剑三/双唐/BG】睡。[Fin]

生贺文,存个档。

挺渣的,别介意,我就存个档。


        如果说江南烟雨像小楼画外,那么蜀中竹林就是一纸幽静的画布,在那些你看不到的地方,炊烟袅袅,发生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从唐家堡到黑风谷,有一片室外秘境般的竹林,竹林深处有一间木屋,门口一只小小的熊猫抱着竹笋打着滚,几只家禽飞飞落落,悠然自得。

        这是一间不被世人所知的木屋,这个木屋里住着一个姑娘,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姑娘,沉睡在这里,仿佛一个睡美人。她的脸不是病重许久的苍白,而是白里透红的水润,就好像她只是睡着了,等待她睡饱了,就会睁开她的眼睛,用稚嫩的童声,跟你说一句早安。

        这个小小的姑娘叫唐则安,是唐家分支的一个孩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沉睡,来自苗疆的,万花谷的大夫们,甚至是远到扬州七秀坊的姑娘们也看过了,都没什么法子,唯一请不到的大夫也只有北天药宗。只是小姑娘状态又好,就这样一年复一年的养在这里。

        唐熙是她的监护人,姑娘睡着的这些年,唐熙也没有再怎么插手唐门的事情了。

        唐家也算家大业大,他一个小小的唐门弟子,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这种每日种田钓鱼的日子,也莫名的有点快活。

        今天也是寻常的一天,上山劈柴打猎,挖了两块新鲜的竹笋回家喂滚滚,把狼肉剃皮洗净架上锅,熬了一锅汤,那滋味从锅盖缝渗透出来,鲜美的不行。唐熙把熬好的汤盛出来,用小勺子喂了唐则安几口,勉勉强强渡了点进去,他才开始吃熬的又熟又烂的肉。

        骨汤滋补,唐熙大概也是这样想的。

        他是自愿来照顾唐则安的,也说不上为什么,他总记得唐则安还醒着的那会,笑嘻嘻与他拆招练功的模样。

        好好的一个妙龄姑娘,怎的就搞成了这样。

        等到月明星稀,唐熙就拿了本江湖轶闻,给唐则安讲讲江湖上的奇闻异事,哪家大侠又娶了哪家的姑娘,哪家又出了新的武林新秀,哪家又和哪家打了起来,就似乎他们已经是世外桃源中隐居之士,凭借着过了些许时日的新闻,对天下大事“高谈阔论”。

        唐熙觉得,哪怕这辈子就这样了,似乎也挺好的。

        有时候唐熙就那样抱着书靠着墙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能看见唐则安依旧恬静的睡颜,嘴角好像微微上扬,是不是做了一个甜美的梦。

        唐熙扶了扶腰,靠着墙睡毕竟不怎么舒服,然后上了山,开始了新一天的日程,只是这一天有点不一样的,今天从苗疆来的姑娘要给唐则安做复查。

        虽然每次查都没什么结果,但每季度都会请苗疆的姑娘来看看,其实唐熙的内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期望的。

        苗疆少女照例把了把脉,摇了摇头,还是只能这样养着,轻则一年半载,重则此尽一生。

        少女留了几味药材就走了,留下唐熙默默的扶着唐则安的脸。

        后来啊,也不知道怎的,这事情竟然传到阿幼朵耳里去了。阿幼朵听了这事,觉得十分稀奇,就择了个日子跑到唐门来了。唐家和五毒教的关系毕竟有着一层隔阂,阿幼朵来的也不顺,等看见唐则安的时候,阿幼朵已经憋着一股子气了。阿幼朵就看着唐则安的面向,在她的指尖取了一滴血:“就这?这么多年都没人查的出来,是有人瞒着你吧。”阿幼朵看出了其中的端倪,摆了一脸的不屑:“不过是个情蛊,下蛊的方式还算的高明吧,我可以把蛊虫给你引出来后续嘛,再这么养个一阵子,说不上多少,但总不会比你等一辈子要长,最多也就个把月吧。”

        “倒是你,要注意了,到底是谁,瞒了你这么久。”

        阿幼朵做完这一系列事情,就走了,很明显这一趟唐家之旅,她并不开心。

        但唐熙终于得到了一个可靠的答案,他不想去纠缠到底是谁算计了这一切,他只是去和唐家内堡的人打了商量,把他们住的地方搬进了层层防守的唐家堡,然后接着过这样的日子。不过有所区别的是,唐熙忙了起来,搬进内堡的代价是他从新要开始为唐门工作了。

        时光就这样流逝着,一眨眼就入了冬,唐熙外出回来搓着手,拿滚滚的毛保暖,抱着滚滚进了屋子。

        然后滚滚就真的掉在了地上,自己滚到了一边儿去。

        唐熙看着床上的姑娘,不知所谓,唐则安靠着墙,盖着辈子,许久没有醒过来的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苍白,只是眼神里透着虚弱,嗓子也还没有恢复过来,用轻轻的生意对他说:“谢谢你。”

        谢谢你,这些年,我全部都知道。

        唐熙呆了一会走进去轻轻的抱住了唐则安,在她的眉间印了一个吻:“欢迎回来,我的小姑娘。还有,生日快乐。”


——Fin

评论(2)
热度(9)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