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一人/也青】格桑花。[Fin]

题目与正文其实没多大的关系,四月初开的摸鱼没写完后来就忘了自己想写啥了,续的有点不伦不类,再一次想写甜甜蜜蜜谈恋爱失败,不过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有活粉。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米二。
随便看看,切勿认真。
 
  
 
  
  

———————————
  
  
 
冬天快来的时候,诸葛青才抽空跑来北京一趟。一年到头也没来过几次,王也更是忙得没空往他那边跑,只能他有空了就来北京见他一面。只是这几年两人越来越忙,人大了就开始不得不接手家里的事情,哪有那么多时间用来谈情说爱。

不过也幸好,当年刚处上的时候,诸葛青没少玩什么浪漫的把戏,如今这样平平淡淡的王也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诸葛青来的早,王也那头还没忙完,放了行李就去城里转转。北京也算来过很多次,却从来没认真的逛过,偶尔带诸葛白来的时候才去吃过几次特色美食。来北京不是办事儿,就是“办事儿”,这次来的时候也不对,满大街光秃秃的树也没啥可看的,他又不是小姑娘也不喜欢逛街买东西什么的,琢磨来琢磨去就钻进了一间酒吧。

是间清吧,也不是热门时间,店里清静的很。驻唱的是个姑娘,嗓音沙哑倒是挺有特色。

精彩没结局 的戏

我们像不像电影

当看着我的人 都散去

我才看见我自己

唱的还挺好听,是首挺老的歌了,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听过。

他就那么抿着酒消磨着时间,直到王也给他打电话。

“老青啊,你在哪儿浪呢?我这可算是完事儿了,去找你?”

诸葛青笑他:“我怎么就浪了,你别来了我也回去了,酒店等我吧。”

他也没想到能在酒吧呆这么久,人潮明显是上来了,先前偷懒就坐了个吧台靠边的位置,这会儿人多了就不少姑娘往他这儿看,也不知道是因着什么原因没上来搭讪。

结了账要走的时候,诸葛青给那几个姑娘抛了个微笑就转身走出了酒吧。

到底是快入冬了,天色黑的早,夜里的风也更冷,诸葛青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想着打个车回酒店,就看见街对面那个靠着路灯的人,一小撮头发绑在脑后,隔着这么远都看得见眼下的黑眼圈,穿的单薄也耍不出什么帅的那位正是王也本人了。

诸葛青讶异了一下,然后大步走了过去:“怎么穿这么少?”

“这不是着急来见你嘛。”

“也不用这么急的,怎么找这儿来的?”

“这酒吧主唱挺有名的,她刚才唱歌我听见了,正好离这儿不远就过来等你呗。”王也给他开了车门,自己也钻进了车里蹭空调,“我寻思着,你在这吧呆着肯定又惹的一堆小姑娘,没那么快出来,我来接你绝对来得及。”

听这话诸葛青就笑了:“你这是不信任我啊。”

“哪能呢?我这是对我家老青的魅力有合理的认知啊。”

“你最近是不是跟张楚岚混多了,嘴这么贫?”

“冤枉!这绝对是冤枉!”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唠着,扯扯闲篇儿唠唠家常,王也跟他絮叨絮叨生意场那些破事,诸葛青也不挑,谈什么说什么接话一来一来的。

“青啊。”到了酒店,王也累的直接躺了床上,扯着青的小辫子玩儿。

诸葛青撵他起来:“先去洗澡,洗了澡再睡。”

“不想动啊,真累了。”

“谁让你非得跑回来做这个?”

“家命难为啊老青……”

“你就得了吧。”他话还没讲完,玩他辫子的手指先安分了,这回头一看那人竟已经睡着了。难以掩去黑眼圈挂在眼睛下面,大概是有一阵子没好好睡过觉了,撑到最后一刻来见他终于在酒店空调的暖风下放松了精神。

他盯着王也看了一会儿,想了想这些年来的日子,其实没什么好想的,可他还是无端来的害怕,他自己且不算,总不能耽误了别人。从前他坐井观天,以为自己的武侯奇门已经是顶级造诣,却没想到人外有人。而如今自己却和这个人外之人有了如此密切的关系,这一辈子算来算去也没给自己算个明白的答案。

反正是福是祸都是缘,缘没有对错。

错的,只有人。

诸葛青睡的晚,第二天是被王也闹起来的。那厮咬着他的耳朵厮磨,直到他混混沌沌的回神把王也抱住:“大早上的你干嘛呢。”

“青啊,我得去上班了。”

诸葛青眯着眼睛亲了亲他的下巴:“这么早?”

“早点去,把这点事儿整完了,下午早点回来陪你。”

诸葛青顿了顿,没有接话,王也反应过来捏着他的脸问:“怎么了?”

“啊,没事,那起来吧,起来收拾收拾。”

“好嘞。”

王也是为了见他,昨天特意跑来的。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他一大早就要走。

这样太累了,无论是他,还是王也。

“要我送你去公司么?”诸葛青在给王也打领带,王也还是不太适应正装这种东西,修道的几年,已经习惯了松松垮垮的道服,这种正式的衣服,他更喜欢看诸葛青穿。

“你开车吧,回头车给你留下,想去哪儿就自己开。”

“好。”

诸葛青送王也去了公司,看着他上了楼,但他没有开走那辆车。他说他会来接他下班,但他把车子留在了停车场,独自一个人回到了酒店。

他就坐在酒店的地板上,不知道想了什么,等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呆坐了一个小时,坐的腿都发麻。他嗤笑自己,然后起身开始收拾东西。来的时候没带什么,走的时候却留下了一个盒子放在了酒店前台。王也一定会到酒店来找他,他有这个自信。至于找不找得到,那就看他的本事了。

诸葛青不觉得他和王也之间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出问题的是自己。他一直都是个花花公子一样的设定,也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栽在一个道士身上,还是一个他打不过的道士。他们在一起的道路很平静,没有什么意外,也没什么劈腿,甚至就连两个比较传统的家庭都没有对他们做什么多余的干涉。他们一起经历了动荡的世界,又一起归于平静,异人界不再有什么波澜,王也开始接手家里的事情,他也开始做一些正经的工作。生活似乎是开始沉寂,所有的事情都往好的方面发展,除了他们的感情。他不适应,就是无端来了一种恐慌感,裹的他喘不过气。

王也从前台收到那盒东西的时候,他有点懵。盒子很轻,摇一摇可以听见清脆的响声,他好像知道是什么了,却没有胆量打开看。那是两只金属环碰撞的声音,“叮铃铃”的撞的他心房打颤。他从来没有送过诸葛青戒指,诸葛青什么时候买的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以诸葛青的心思,送个戒指必要搞点什么套路,可是他不告而别又留给前台两枚戒指——两枚,他把一对戒指都给了他。他不知道诸葛青什么意思,也不敢拆开盒子去寻找答案,他想他应该去找诸葛青,可是他又能从哪里去找呢?

那头诸葛青随便买了张火车票跑拉萨去了——也不算随便,他之前就想好要去了,只是一时没腾出来时间去看看。西藏那头的异人其实也不少,但不怎么与中原亲近,几百年都是这样,他们有自己的信仰,宏伟的建筑使人们只是游览都能感到虔诚。他是不信那个的,什么神佛也不过是异人罢了,但他依旧在壮丽的布达拉宫面前被洗净了灵魂。

西藏哪儿都好,就是太冷,又太空旷,出去吸一口空气,都不能充盈他的肺部,却吸到满胸腔的冷清。但是他皮囊长的好,就算呆在民风淳朴的藏民里,也惹的很多小姑娘喜欢他。那些十几岁的小姑娘,没出嫁的在家里呆着就都来找他玩。他寄住在一家藏民里,比以前在诸葛家的时候还要远离社会。这家里有个九岁大的小女儿,叫洛桑,洛桑身子不好,不能跟着家里人干活,就成天跟着诸葛青玩,一开始家里人怕小姑娘吵到诸葛青,也忌惮着外来人,等孩子和人混熟了,也就随他去了。

诸葛白也是跟着诸葛青长大的,他不算是会哄孩子的类型,也多少会看孩子。小洛桑粘他年的紧,没几周就掰着诸葛青的手指说长大了要嫁给他。诸葛青笑笑没答应,只说那你得先长大。

过了几个月,诸葛青在广阔无垠的西藏高原上,等到了王也。王也来的时候,看见诸葛青穿着一身藏袍,很好看,洗去了他那身傲气。其实他没想过他会来的,他只是打算在这边呆个一两年,然后就回去。他没有告诉王也他要去哪儿,也没跟他提过这个地方。那破纸盒子里,他也只放了两枚戒指而已,他本来确实是打算写点什么留给王也的,可他最后什么也没写。因为王也没有错,出问题的是他,那种情况无论他写什么都只是为自己开脱的借口罢了。

西藏太冷,王也没来过,再加上身体素质过人,一到了这儿就被高原反应搞趴下了。诸葛青想笑他,仔细想想也没什么立场就只给他打湿了块毛巾。王也下榻在小旅馆,和他住的地方隔着远着呢,诸葛青照例回去和洛桑放羊,王也缓了两天才来找他,也不吵他,就跟着他放羊。

最后还是诸葛青忍不住了:“你这么大远跑过来就看我放羊的?”

“哪能呢,我这不是……来求你能不能不分手嘛。”

“别别别老王,求我干嘛,折寿啊。”诸葛青揉了揉头羊的脖子,让洛桑带着羊回家,“哥哥要和那牛鼻子说点话,你先回去好不好。”

洛桑有点认生,盯了王也好一会,才小跑着带羊回去。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你以前说过,你想去西藏看看。”

“唉,我居然跟你说过啊,我都不记得了。”这他是真的不记得了,不过他说过很多话他都不记得,其实记得到才有鬼。

“你走后没多久我就想到了,然后找人去查了查,你果然来了这儿。”王也蹭到诸葛青身边的石头上坐下,“只是我不敢来找你,不止你算过,我也算过的,我们该不该在一起。算不出结果对吧,所以你慌了,逃了,我能理解。你诸葛青什么人啊,和我在一起之前,多少姑娘抢着要做你老婆,结果就这么和我在一块了,说不担心都是假的。我又是个笨木头,不知道该怎么谈恋爱,你能憋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了。我给不了你安全感对吧。”

术士就是术士,什么都看得明白。很多人都觉得,解决不了是因为不明白为什么,但其实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该解决不了的,依旧得不到一个完美的答案。

“也不是安全感的问题,是不实感。我跟你在一起之后,真的没想过沾花惹草了。我只是觉得,不真实,你这么正派的一个人,怎么就喜欢我了呢。怕你后悔啊,突然就想到,我怎么就喜欢这么个人了。”

“我不会后悔,就像我可以记住你说的话,你想去的地方,你想吃的东西,你是不是觉得,你会这么恐慌完全是自己的问题。但是我想了很久,才来找你,就是因为,我觉得我做的不够,我把一切都放在心里,不让你知道,这是不行的。我得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啊。”

诸葛青还想反驳,可所有的话都哽咽在喉,谁说王也是笨木头的,谁教会他说的情话啊。

“所以,能不分手了么。”

“我从来没说过要分手。”

“我就是,想出来走走,而已。”

“玩够了么,玩够了该回家了。”

他们在洛桑家又呆了三天才走,临走的时候洛桑拽着诸葛青的裤腿,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诸葛青揉揉洛桑的头:“你没机会嫁给我啦,因为哥哥要跟别的哥哥走了,你会想我么?”

洛桑撇撇嘴,又点点头。

“你以后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你很喜欢他,他也会很喜欢你,就像我很喜欢那个哥哥一样。如果你喜欢他,在意他,就一定要告诉他。”

如果你憋在胸口,他就永远无法知道,你有多爱他。

洛桑什么都不懂,却颠颠的跑走了,然后又跑回来扯着他们两个的小手指绑在一起,是一朵脆弱又幸福的格桑花。

——FINAL

评论
热度(35)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