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凹凸/雷安】刺猬法则。[柒](完结)

《神之所言》番外偷跑  到今天结束,不会再有更新啦,疑似死亡预警注意*
感谢点了小红心和小篮手的朋友们,我们下篇见

正文戳此博

余本链接了解一下?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已交往前提,架空,地名取自北欧神话。

 →前文:                                         



柒.

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到这个地步,但是这确实不妨碍他们在医院的特级病房里拥吻。

安迷修撑在雷狮的身上,尽量不去压迫他的伤口,他们互相撕咬,似乎是不出血不方休。他们在交换唾液中表达爱意,在衣物的撕扯中控制自己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突发的状况,他们没有准备,没有前戏,凭借本能去寻找这一场欢爱的本质。他们的相性并不好,但却甘之如饴。

军人的手指并不细腻,粗糙的质感划过彼此的肌肤,微微的痛感所带来的是真实,他们是真的在互相拉扯,而不是一场幻梦,尽管这一场性事来的多么的不真实。

安迷修忍着痛舔舐着雷狮的锁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被雷狮压在了身下,下体传来的撕裂感撞击着他的大脑,他分不清快感与痛苦。

他或许是痛苦的,雷狮说他像个刺猬,那雷狮又何尝不是呢?虽然他尽力的想要温柔,却挡不住雄狮的本性。

他们尝试着相拥,可他们身上都长满了刺,最终只能搞了个遍体鳞伤。

可他们没有时间去寻找最安全的距离,他们只能宁可互相伤害也要得到这最后的余温。

梦醒时分,先离开的人,是安迷修。雷狮重伤未愈,后半夜他们都睡过去之后,他到底睡的还死一点。等天亮的时候,安迷修已经走了。

他非常清楚的记得,他昨天做的并不温柔,他急切的想要拥有安迷修,粗暴动作仿佛是要将一直以来压抑的感情统统宣泄掉。他甚至可以想象安迷修离开的时候一瘸一拐的样子,也可以想象他离开的表情和动作。

但他还是走了。

雷狮认真的思考安迷修昨天的话,好像是在做一场告别,他不知道安迷修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好不容易和好他却再一次不告而别——虽然这次和好短短的七个小时。

在这七个小时里,安迷修扯下了他的包袱想要与他留下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

桌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亮,雷狮偏头,是他的手机,来电显示是卡米尔:“大哥,你还记得亚夫尔海姆的武装走私军队吗?”

“那个我们也没能铲除的武装团伙?”

“对,昨天下午的调令,说他们亚夫尔海姆的走私案的源头,要求安迷修去肃清。”

“一个人?”

“是的,一个人。”

到底是要肃清谁,简直是司马昭之心。

丹尼尔处理事情的手脚真是麻利,把不安分的因素除掉。安迷修已经不安全了,与其让他在市内爆发倒不如丢到边陲去,搞一场战争倒也算死得其所。

稳准狠,雷狮不得不承认,丹尼尔比他还适合做一个独裁者。

他穿越医院里的人群,不管小护士在后面叫他停下的声音,飞快的跑下了楼。

他的胸口很疼,说不清是伤口还是心房。

这时候雷狮非常庆幸有个很懂自己的弟弟,他下楼的那一刻卡米尔刚好把车停在了医院的门口,终于甩开了身后那些穷追不舍的医生和护士们。

等到雷狮接通了安迷修的通讯器时,他思考了很久却只好说一句:“早上好啊。”

那头的安迷修显然别他吓到了,不过或许神经质会传染,他转而也笑了:“你神经病么?”

“安迷修,你可别死的太快。”雷狮在通讯器里这样说,他尽力的用轻松的语调去说话,去掩盖他止不住的颤抖。

“雷狮,你要相信我。”安迷修此时正躲在距离目的地一千米远的破角楼里,等待时机,“等我回来。”

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场任谁都不能保证完成的任务,哪怕是嘉德罗斯都不可能。

一个人去铲除一个大型的武装反抗军队,而且里面并不缺少元力拥有者,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因为这只是一个陷阱,一个他安迷修不得不跳的陷阱,他所处的现状终使他成为军方的弃子。他什么都明白,从知道真相的时候就料到会有这么个结局。但他还是来了,因为他不得不来,如果他逃走那么就背叛了他所坚持的骑士道。

骑士永远忠诚于他的王,哪怕他的王想要他死。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多么好的美谈,甚至于可以写入凹凸史册。在很多很多年后,再有人讲起这一场战役的时候,他们会说,当年有那么个骑士孤身一人冲锋陷阵拯救了苍生。他会被奉为英雄,却没人知道他究竟因为什么而死。

“你为什么要去呢?”雷狮说,一切都应该有挽回的余地才对,无论是对武装部队的肃清,还是对元力失控这件事。没有什么是那么绝对的。

他想起了昨夜里安迷修的手指,抠在他的身上尽力的想要藏起来,被元力灼伤了的手指。

安迷修是不是,也会落得个一片尘埃的结果呢?混在那么多人里,叫他再也寻不到。

通讯器里安迷修的声音开始急促,他应该是在战斗,因为雷狮听见了热兵器的轰鸣声。

“雷狮,生而为人是离不开责任的。”安迷修手中的冷热流开始泛起了黑雾,顺着他的手一点一点钻进他的皮肤,蚕食他的意识,“雷狮,你知道吗……”

我大概回不去了,雷狮。

所以抱歉,我只能选择做一个不合格的爱人。

这是我作为骑士,说的唯一一句谎言。

通讯器里,再没有了声音。

安迷修留给雷狮的最后一句话,是抱歉。

他何尝经得起他的歉意,和安迷修相比,雷狮就是那个把责任踩在脚下的人。雷狮靠在椅背上,良久才对卡米尔说:“回国吧。”

雷狮做了一个决定,他要给他的骑士,一个值得他效忠的国家。

车前飞起了一张海报,糊在他的车前窗上——报纸一角出现安迷修的脸,一个小姑娘匆匆忙忙过来捡走了海报对他说了一声:“对不起。”

雷狮的眼神紧了紧。

他突然想起安迷修的外号,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有一些迷妹。

他想起了安迷修穿着军装时严谨的样子,也想起安迷修像个老妈子一样喋喋不休的话,他会想起他和安迷修的每一个瞬间,惊讶的他都没曾发现他把这些事情记的这么清晰……

卡米尔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大哥?”

雷狮回过神来,看着卡米尔楞了一下,眼神逐渐清明,声音淡然也肯定:“走吧。”

车子向前驶去,路旁立着一座已经生满腐锈的士兵铜像,铜像被风蚀得弯下了腰,似与路过的车子行了一个礼,像一个恭谦的骑士。

也许他的骑士,还在这世间的某个角落,等着他。

——FINAL.

评论
热度(15)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