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凹凸/雷安】刺猬法则。[陆]

《神之所言》番外偷跑  大概是三五七更新

正文戳此博

余本链接了解一下?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已交往前提,架空,地名取自北欧神话。

 →前文:                                





陆.

他们才认识的时候,雷狮就总揪着他“恶心帅”这点不放,本来好好的帅哥非要把自己搞个残念,不像他站在那里都有迷妹尖叫。安迷修听他这话是非常想抽他的,说小姑娘都是瞎了眼会喜欢他这种邪教派,雷狮不置可否然后愉快的把他压在床上来一发。

可是现在,他真的觉得,雷狮很酷。

他总是这样,他生病的时候会嘴上损他个没完,却还是陪他打针挂水,罩着食谱笨拙的熬粥,他经常会看到深夜工作睡着盖在身上的被子,也经常会在茶杯里喝到“恶作剧”放的辣椒精。他一直都觉得,雷狮个大孩子一样,带着年轻人特有的骄傲,却突然发现,在他们之间的生活里,却是雷狮更照顾他一点。

在那些让他有些慌不择路的细节里,他似乎摸到了一个更年轻的脸,那是几年前的雷狮。他们初入军队,还是一群新兵蛋子的时候,那时候的雷狮带着与生俱来的狂气,他们初见的时候就吵的不可开交。

他好像还记得雷狮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这么喜欢多管闲事?”那时候他们的成绩已经都很好了,军中翘楚,年轻一代的榜样,而雷狮的成绩从那个时候就总是压他那么一点点,他很生气也很不服。雷狮处处找他的麻烦,像个小学生一样用捣乱来表达“爱意”,然后在事后给自己的行为添上点什么美名。

“你说,我和他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他没头没脑的这样问着,问的卡米尔反应不过来,不过他也没有期待卡米尔的答案,他在问他自己,问他对这份感情到底有多上心。

情人节他没怎么记过,纪念日也没怎么记过,却是雷狮喜欢把事情搞的满城风雨,很有雷狮的作派。而他能直接把热恋过成老夫老夫,每天揪着人谈着柴米油盐酱醋茶。

雷狮说:“你真无趣。”

“无趣你还跟我过?”

“我乐意。”他掰着他的下巴,和他交换了一个悠长的吻。

他听见救护车的鸣响,和他记忆里的声音交融,他还在看着雷狮,是卡米尔拉了他一把。

阿斯加德市立医院的救护车已经来了,医务人员把雷狮带上了救护车,临走的时候安迷修扯了一下雷狮的发带,最终却没有用力,雷狮的发带从他的手尖溜走,就好像他被雷狮牵动的心。

雷狮对他未免好的有点过分,他真的没有想到雷狮为了让他清醒过来会不顾危险自己撞上他的剑,是该说他命硬还是对自己太有信心。失去意识的时候,他是混沌的,但他还是听到了格瑞的声音,断断续续,听的不真切,也听到了雷狮的声音。雷狮焦急的叫他醒过来,似乎是同他过了几招,最后还是决定被他刺中,他好像听见他说:“真是拿你没办法。”

“安哥,上车吧。”卡米尔难得的没有陪着雷狮去医院,而是把车开到他面前,等他消化刚刚发生的事情,才跟他说话,“去做个检查。”

卡米尔毕竟是雷狮带大的孩子,总归还是带着点雷狮身上的傲气,这个孩子有时候聪明的过分,甚至比雷狮还要聪明。

在医院里,安迷修把一切行程都交给卡米尔来办理,他坐在医生面前被询问是什么引起了他这一次的暴走时他已经不记得了,卡米尔只好打电话给帕洛斯调监控。

安迷修十分配合的抽血拍片做量表,甚至面带微笑撩的小护士们满脸羞红。他生的好看,不讲那些多余的话倒还挺招小姑娘喜欢的。

他这么配合,也无非是做了一个决定,在格瑞跟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已经有了苗头,在发生了这一当事情之后兼定了想法。

他和雷狮之间的感情,他确实没有付出过太多,他就像哄小孩一样,哄着雷狮的感情,却不曾想过要如何用情至深。雷狮接了他一剑,一记冲着命门去的剑,把生命都交给了他。他们太年轻,都不懂得要怎么去爱,就磕磕绊绊的惹了一身的伤,有人伤在身上,有人伤在心上。

雷狮希望他能从元力暴走中好起来,而他呢,他明明知道这一切的缘由,却看着他在这件事上兜兜转转,不敢告诉他真相。

做完一些列检查的安迷修站在雷狮的手术室外面,痴痴的发笑。

他好像才是那个恶人。

雷狮的手术做了多久,他就在外面等了多久,还好军人的体质都不是一般的强悍,哪怕是被元力武器所伤也比一般人好的快一点,当然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雷狮到了晚上才从悠悠转醒,很意外的看见了坐在窗边削苹果的安迷修:“你居然在这儿?”

“我好像不是什么冷血的人吧。”

“难道你以为你有多热忱?刺猬先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给他取了这么个外号,刺猬先生,倒是还有点道理。

安迷修就是个刺猬,他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处在一个点到为止的地步,贯行他的君子作风,离的太近了反而容易被他的疏离感中伤。

“安迷修,带我出去吹吹风吧。”

难得的,安迷修没有给他念叨关于病人不能运动的长篇大论,而是问他走还是坐轮椅。他站起来稍微伸展了一下,似乎恢复的还可以,就是胸口的伤口被抻到了还是很疼,没有留下什么多余的后遗症——也是,不就是被捅了一刀嘛,这种伤他受的多了。

医院的后院虽然植被很多,但也逃不过那股特有的消毒水味。

雷狮本来只想出来透透气,却听见安迷修犹豫后的声音。

“我从小就知道元力会失控这回事,你想知道真相么,雷狮?”安迷修站在他的面前,衬衫领带在冷风里飘荡,他在笑,却像在讲一封诀别书,“我们所谓的先天元力者,是基因遗传的残次品。是人体实验意外改变DNA代代遗传下的失败品,正是因为失败所以我们虽然强,却不可控。他们一直在做这个实验,所以有了可控但不够强的后天元力者。目前唯一的成功品,是嘉德罗斯。或许你可以何时何地都气势如虹,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一个事实,就是你,我,还有这联盟中的许许多多人,都是被人丢掉的东西。所以你明白了么,不是我不去争取,而是因为这是自然淘汰的优劣法则。”

 “我一直自诩为骑士,做一个骑士该做的事。我怕我哪天失控了会伤害你,但是我却忘了,你可是雷狮啊。”

雷狮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安迷修说的对,他们所有人可能都无法逃离自焚的命运:“所以你就直接破罐子破摔打算早死早超生是么。”

他没有回答,而是说了另一件事:“可是如果我真的一去不回了呢,就让我最后有一点私心,让我死而无憾吧。”

雷狮在那一刻,才觉得自己第一次认识这个男人。


评论
热度(10)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