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凹凸/雷安】刺猬法则。[肆]

《神之所言》番外偷跑  大概是三五七更新

正文戳此博

余本链接了解一下?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已交往前提,架空,地名取自北欧神话。

 →前文:               




肆.

安迷修杀人的过程,雷狮全都看在眼里,也包括安迷修杀人后那副诧异的表情。他不知道他该做什么,又或者他能做点什么。或许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这似乎是一个缓和他们持续了几个月的“冷战”的最好时机,挣扎了一通后,也只能走到他的身后,伸手覆上了他的眼睛告诉他:“别看了。”

安迷修没有拒绝雷狮,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是在这个时候,这样无言的安慰真的很管用。

卡米尔迅速的给当地警局打了电话,通知人过来收拾残局,当地警局来的很迅速,安迷修作为当事人被警局请去喝茶。他坐在审讯室外面冰冷的塑料蓝椅上等待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杯柳橙汁:“据说糖分可以缓解人的心情。”

安迷修似是还未从刚才的事件中走出来,整个人木讷着接过了雷狮手里的饮料,没管吸管在哪儿就往嘴里送,眼看吸管要戳到眼睛被雷狮拦了下来:“难道你还要我喂么?”

安迷修抬头看着雷狮,看到了他不耐烦的眉眼。

他忽的笑了,他觉得这样的雷狮很傻。

他本就不擅长作哄人这种事,却还要笨拙的抚慰他现在的伤口,希望那道口子可以愈合一点点,希望堵住口子里不断流出的血。

那一刻安迷修的脑子里过了很多东西,也许是因为本能的想逃避思考他杀了人这件事,那一瞬间他想的全都是雷狮。他以为雷狮和他之间也不过是出于兴趣,喜欢不喜欢的也不过是孩子对新鲜事物的初体验,等他烦了厌了,也就过去了,雷狮想要的太多,他不过是他想要的大多数中的一个。然而时间一长雷狮非但没有烦,反而纠纠缠缠了很多年。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可能想错了,雷狮似乎要比他想象的更喜欢他,甚至于在他搞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的时候,不惜毁人设破罐破摔也要来安慰他一下。

而他,也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喜欢雷狮一点,喜欢到想要逃离,逃的越远越好。

雷狮见他没反应,坐在他身边再他眼前划了划:“傻了?”

安迷修摆掉他的手:“雷狮,你不觉得你靠的太近了么。”

很好,还有精力跟他斗嘴,没傻透——雷狮这样想着,把橙汁的吸管不由分说的塞进了安迷修的嘴里。

负责这件事的警官很年轻,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的神经的感觉,他对安迷修说:“安上校不要太担心,虽然抢劫犯罪不至死但结合实际情况应该不会对您的仕途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也不会留下什么污点履历。不过作为职业军人元力都控制不好,军方那边是什么态度就不是我一个小警察能决定的了,至少警方不会追究您的刑事责任,您可以走了。”

警官看起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语气里却是止不住的嘲讽,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安迷修那番性子,公事公办不知变通,怕是在这些底层不少人看不惯他。眼下如果不是顾及安迷修的心情,雷狮可能就直接揍他了。

安迷修没有回话,转身就走还不忘带上那杯柳橙汁。雷狮跟在后面,临走的时候还对那小警察翻了个白眼。

卡米尔的车等在警局外面,看到雷狮和安迷修出来了,打开了后车门。

“安迷修,上车。”

安迷修没有回话,径直的往车后面走。雷狮一把抓住安迷修的衣领将人丢进了车里,安迷修叹了口气,倒是懒得和这野蛮人就着这个话题吵下去。他们最近吵的够多了,他现在很累。

“去哪儿。”

“回阿斯加德,你有意见么。”

“没有。”安迷修撑着脸看着车窗外,收敛了所有的表情,把疏离写了满脸。

雷狮腾出手捏了捏他的脸:“你何必要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这个亲昵的举动让安迷修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雷狮的手劲很大,掐的他有点疼。封闭的空间里好像被人按下了时间静止的开关,没有风动,只剩下脸上的余热计算着时间的流逝。

许久后,安迷修闭上了眼睛:“我杀了人。”

雷狮不是一个擅长安慰的人,也不清楚这种时候到底该说什么好,他觉得安迷修这样的人应该不需要太多的安慰,可是“杀人”对于安迷修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一个骑士,杀了一个本罪不至死的人。

你看,他就说安迷修擅长画地为牢把自己圈在自己的标准里一点都不通融。

这件事能怎么解决呢,根本就不是他的错。

“不是你的错。”

“是我杀了……”

“我说不是你的错。”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陈述,一字一句的对他说:“不、是、你、的、错,懂了么?”

他翻出了卡米尔之前的那份文件:“我之前在尼弗尔海姆查的那个案子,和元力失控有关,有这样现象的不止你一个,可能包括我,卡米尔,也许还有格瑞、金那帮人,未来都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是不可抗力,所以我们要去寻找解决的办法,而不是在这里自怨自艾。你什么时候能把事情看的开一点?”

安迷修木讷的转头看着雷狮,他察觉到了视线也偏头去看他。那一刻,雷狮觉得安迷修似乎是知道什么,他说的东西没有给安迷修带来任何的惊讶感和释放感,反而像是给安迷修敲响定罪。

在路上的时候,他给安迷修详细的讲了他们关于尼弗尔海姆一案的详情,和他们的推测,安迷修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就跟被格瑞上身了一样。

雷狮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该讲的讲完了,他也不想再和他多说什么。

一路无话,车带着二人来到了他们的借住地。

下了车安迷修真是觉得土豪就是土豪,因为来的次数比较多的原因,雷狮在亚夫尔海姆有一处房产,可见什么放弃家族出来闯荡没准都是狗屁,他们的津贴够闲得没事在外地买一处住不了几次的房?

都是扯淡。

安迷修这样想着,还没来得及反应雷狮就被拉扯着走进了房子。

这栋房子他并没有来过,亚夫尔海姆这边的任务多是雷狮来出,他这些年来过的次数寥寥无几,也从来没听说过他在这儿还有房子。里面的内部装修并不像安迷修想的那样华丽,和安迷修在阿斯加德经常住的那栋房子不同,雷狮在阿斯加德的那栋房子带着他一贯的张扬与傲气,而眼前的这栋风格简约低调,他都要怀疑是不是他抢来的别人的房子了。

在他还在观察这栋房子的时候,卡米尔端了个盘子到他面前来,上面盛着几片面包片和一杯热牛奶,牛奶的香甜刺激着他的鼻腔,闻起来糖分加的正好:“安哥,先填填肚子吧。”和雷狮搞了这么多年,他反而对卡米尔的印象更好一点,毕竟卡米尔看起来真的是个十分乖巧的弟弟类型。

他没有拒绝卡米尔的好意,端着盘子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也算是用食物来缓和一下他的心情。

剩下的人显然没有要理他的意思,帕洛斯拿出了他的随身电脑,卡米尔也把一份文件递给了雷狮:“大哥,格瑞查到的东西都在这儿了。”

雷狮接过那份文件后愉悦的上挑了嘴角,格瑞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比起他们以暴制暴的方法,格瑞的方法接触到了很多他们接触不到的东西,或许格瑞现在知道的要比传给他们的这份文件内容更多。

文件上面的内容,是一份关于金的体检报告,金体内的元力波动在差值范围外,处于一个较为危险的地步。让他始料未及的是,里面居然还附了一份格瑞和嘉德罗斯的元力波动图,格瑞的元力波动明显在差值内而且波动平缓,嘉德罗斯虽然在差值外但波动也很平缓。后面的几页是一些阿斯加德密医的口供,他们表示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近几年也有研制出抑制元力波动的药物,但效果甚微,如果波动差值过大的话也没有什么用。

有了这份报告,帕洛斯也非常聪明的将车站事件那位普通的公务员和尼弗尔海姆部分能调出档案的人员的生平体检报告找了出来,他们的元力波动表甚至比金的波动还要惊险的多。

看完这一份报告的雷狮第一反应是,他应该带安迷修去做个检查。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那些普通人出事压的下去,那么安迷修出事呢?

安迷修位列军部排行榜第五,他的影响力就算是尼弗尔海姆全死了都比不过。死一个尼弗尔海姆算什么?死一个阿斯加德再来谈还不迟。

这个所谓的联邦国早就开始分裂了,阿斯加德和雷狮的祖籍雷王国不断的侵蚀控制其他小国,任何经济不平衡的合作都不可能持久。

“安迷修,回去之后做个检查吧。”

被点名的男人还叼着面包片,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这个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咬下一口咽进去才说:“……你觉得,有什么意义么。”

“至少我们可以知道,你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安迷修嗤笑了一声:“算了吧雷狮,我妥协,我跟你回去,但是我还没打算结束我们的‘冷战’。”

“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没有闹。”安迷修收紧了因为撒谎而微微颤抖的手指,他心虚,“在下自己会想办法。”

“你他妈会想什么办法!”憋不住脾气的雷狮一脚踹翻了他面前的沙发,在一旁坐着的安迷修突然松了一口气,你看狮子永远是狮子,就算他表现的再像家猫也不抹不去骨子里的野性。雷狮气的身边的空气都带上了一点电流,噼里啪啦的静电声让他稍微的冷静下来:“你所谓自己想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继续来亚夫尔海姆办案是吧?之前呆头姐弟问我你怎么样了,你其实应该已经有过元力失控的经历了吧。现在的状况比以前更严重,你为什么就不能为你自己考虑一下?”

“这跟你没关系。”

“你是我男朋友,你凭什么说跟我没关系。”他不明白,他真的不明白,安迷修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安迷修你是不是头发炸一点就真当自己是个刺猬了,和别人商谈一下很难么?就算跟我没关系那跟呆头姐弟呢,他们两个跟了你那么久你连他们也不打算告诉是不是?你就铁了心了打算自己一个人暴尸荒野才开心?”他觉得他今天说的已经够多了。

往日里,安迷修总是说他轴,说他这样的人真是没救了,这样的人怎么会留在军部云云,还笑他说收了他就算是拯救苍生为民除害了,免得他去坑害别人家的小姑娘。但是现在的安迷修可比他轴的很,安迷修这个人的疏离感是与生俱来的,他表面上与人热情真诚,却没有人能真正走到他身边去。他在军部永远独来独往,他为每个人都能伸出援手,却从来没有接受过别人的帮助。

就算是他也一样,他和安迷修在一起这么多年,他突然觉得他从未走进他的心里过。

真是,太可笑了。

 

 


评论
热度(15)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