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凹凸/雷安】刺猬法则。[叁]

《神之所言》番外偷跑  大概是三五七更新

正文戳此博

余本链接了解一下?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已交往前提,架空,地名取自北欧神话。

 →前文:       



叁.

他和安迷修之前,不知吵了多少年,最后也不知怎么就吵到了床上去,变成了别人眼里吵个架都是在喂狗粮的广大脱团狗中的一员。也许是因为他们无时不刻都在吵架,吵到几个月前他们闹到要分手也没人信。

虽然雷狮到现在也不知道,安迷修到底因为什么气了这么久。

“算了吧,他现在躲我还来不及呢。”与其想安迷修到底怎么回事,还不如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好,“帕洛斯,刚刚呆毛姐弟带走的那个人的资料整理出来。”

“是,雷狮老大。”

帕洛斯打开了随身电脑,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响起。他的的网络技术可以算的上整个凹凸军的翘楚,想要查那个人很简单,既然是军方的抓捕对象,那么从军方的任务系统里一定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帕洛斯的动作很快,只是越快,他越觉得尼弗尔海姆的可悲,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那个地方居然没有一点点的现代化机械设备,实在让人费解。

没过多久,他就调出了那个人的生平档案,从小到大,巨细无遗。

男,44岁,曾就职于阿斯加德中央公安三局,于五年前因伤退役,两年前因恶劣暴力事件入狱,一周前从凹凸联邦监狱中逃狱,至今。

男人成年后的履历很简单,作为警员的时候没立过多少功但也没犯过什么错,就是这万千世界中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公务员。

帕洛斯把目光锁定在那一条能力信息上:先天元力拥有者。

结合刚才男人的表现,他不得不承认雷狮是个太过聪明的人。从一段糊的不能再糊的录像,他想到了金,看到了刚才的混乱,又把这个男人同尼弗尔海姆的事件联系起来,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元力失控”这四个字。

元力好像是一切事件的源头,把这些散碎的事件串成了串连成了一条线。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是外力影响,那还有余地,如果是内部因素呢?

那这件事可就大了,他雷狮天不怕地不怕,但帕洛斯不一样,他有自己的计划,若是因着这件事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可就得不偿失了。

“帕洛斯,你效率变慢了?”

帕洛斯被雷狮叫起,讪笑着说:“没有没有,就是有点惊叹啊,老大你猜的真准。他的确是先天元力拥有者,根据个人履历,可能两年前就有失控的征兆了。”

“卡米尔,掉头,去亚尔夫海姆。”

佩利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卡米尔已经迅速的掉头去机场了。卡米尔此时的开车速度和他一贯的沉稳完全不同,轻松的将佩利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这会儿他已经将头弹出窗外享受急速了。帕洛斯只好无奈的扶额叹息。

亚夫尔海姆和尼弗尔海姆不一样。亚夫尔海姆是一座非常富饶而美丽的滨海之国,旅游经济十分发达。也正是因为滨海,所以走私犯非常多。早些年雷狮他们经常在亚夫尔海姆出外勤,他们对待那些海上走私犯一点都不含糊,暴力镇压直接开抢,以至于“军中海盗”这么个称呼一直流传至今。

亚夫尔海姆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但在那美丽之下却暗藏着无数的非法交易。

安迷修所彻查的非法走私一案,不知道要牵扯多少事出来,那个骑士性子直一定不知道在这些事情上虚与委蛇。真不知道丹尼尔怎么想的,把这件事派给他。饶是安迷修再厉害,在这条线上追下去,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

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安迷修所查的案子,和尼弗尔海姆事件脱不了干系。

去机场的路上,他倒没忘了给格瑞打一个电话:“嘿,格瑞,你还记得你们家那小子上次元力失控的事儿么?你可要小心着点,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要彻底死翘翘了哦。”雷狮坏心的没有把原因讲的太明白,格瑞必然有自己的办事规则,那不如就让格瑞再去查一番,要是查到点什么他们没有查到的,那就省了大事了。

因为交通的发达,到亚夫尔海姆去也不过才两三个小时罢了。凹凸联邦虽说是联邦国,但是一些小国聚集起来的,整个领土算不上小,却也没有很大。在亚夫尔海姆降落时,扑面而来的便是永远萦绕在这个国度上空的海水味,清凉但不腥气。这里还是如同前几年来的时候一样的美丽,只是比以前更加繁华。但是雷狮知道,那些林立的高楼大厦都不能算是这个国家的经济支柱,真正的贸易,全都在他们脚下的地下之城。

到了地方,雷狮反而不着急去找安迷修了。

安迷修调查未果,无非就是在当地警局或者军方驻地呆着继续查案。安迷修在这种事情上头脑简单的很,以他的做派,如果不是他够强的话,在这个勾心斗角的社会里不知道要死多少次。

在这方面他们倒可以算的上是一样的人,仗着自己的强大毫无畏惧。

他需要冷静下来思考一件事情,那就是安迷修到底为什么和他吵架。

雷狮和安迷修之间的斗争从他们刚参军就开始了,数年间大架小架接连不断。

然而所谓最了解你的人永远都是你的对手,或许就是这么个道理。

安迷修是个很有魅力的人,虽然他是凹凸军部公认的恶心帅,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人气非常高的事实。他看起来很美好,坐拥这世间最纯正的正义。然而安迷修可不是什么美好的事物,反之,他很糟糕。他给自己画了一个圈子,给自己摆了一堆规矩,他要做的不是他想做,而是他作为一个骑士应该做。他给自己定了一个角色叫“骑士”,或许有些事情是他想的,但是往往有些时候,是他不想却还要做的。雷狮是一个想要什么就去做的人,他很难理解安迷修的思维,他觉得安迷修把自己框在一个名为“骑士”的框架里,画地为牢。

你看,他明明不可能救下所有人,可是他还要做,因为他要坚持他的骑士道。

做不到的时候,他是痛苦的,尤其是当他明知道做不到还要去做的时候,他比别人更痛苦。他的正义是扭曲的,是一座通天的石墙把他死死的框在里面。

雷狮同安迷修之间的感情,是在不断的争斗中升温。在这一场狩猎的过程中,狮子彻底的爱上了他的猎物。

虽说他们总是要吵个不停休,真要吵个不可开交的时候却是少的,时间一过他们还是像之前那样。而几个月前,安迷修因为一件小事大发雷霆,到现在也没给过他什么好眼色,也不回家住,成天东奔西走。安迷修的反应不对劲,那日在尼弗尔海姆见面,他对着自己的样子倒不像有多生气,却像在瞒着什么是事情。他倒不怕安迷修会出轨,但这番情况却让他的内心开始不安。

但是雷狮忘了,他们海盗团在亚夫尔海姆可不是什么名不见传的小角色。他们一下飞机就把机场站岗的小伙子吓了一跳,小伙子哆哆嗦嗦的打开了通信器跟自家老大报告了雷狮降落尼弗尔海姆的消息。消息转眼就传到了军区分部,差点没把那老头气昏了头,当即气冲冲的敲开了安迷修的门。

彼时安迷修正在翻看那份走私案的详细记录,希望能找出更多的蛛丝马迹从而换一个方向来查案。

亚夫尔海姆军区分部的长官弗雷是个山羊胡子的老爷爷,军队里少有的后天元力者,经验老道能力也非常了得,是安迷修非常敬佩的人。所以当弗雷气的胡子都炸起来的时候,安迷修非常的好奇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把他气成这个样子。

结果弗雷开口第一句话就把安迷修吓傻了:“你们中央庭那个雷狮过来干什么!他又要把老夫的地盘搞个天翻地覆是不是!”

安迷修听到雷狮来了的第一反应是,逃。

他和雷狮之间,不是几句话能说得清的,现下他到了亚夫尔海姆,估计是知道了什么。凭着雷狮的本事,察觉到点苗头应该不是难事,而他的状态到底怎么回事,他不想告诉埃米,也不想告诉雷狮。他曾经跟雷狮说:“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那时候他是真的把雷狮当“敌人”看的,而现在来讲其实好不好人的,倒不重要,但是他和雷狮之间对待事情的态度,总归是不一样的。他是他,雷狮是雷狮,感情归感情,他们一样轴,谁都改变不了谁。

“他来,大概是来找在下的。这些文件在下已经看过很多遍了,目前还是对货物的贮藏地没有什么头绪。既然海岸已经封锁了,那货物就应该还在亚夫尔海姆,在下先回中央庭了。至于雷狮……据在下所知,他没有和亚夫尔海姆有关的任务,在下去见他一面顺便把他带走好了。”

弗雷当然也知道和安迷修说这个并没有什么用处,他只是听到那小子来就头痛。安迷修这个孩子他很喜欢,但是他一直都搞不懂,明明年纪轻轻却为什么有一种看穿生命的生活态度。

“小子,以后要是有空了,多来看看我老人家。跟你们老大说说,别总把雷家那小子往我这儿丢,听到没有!”

安迷修笑着说:“知道啦,弗雷老将军。”

弗雷乐呵呵的拍了拍安迷修的肩,把他送出了军区大营。

让安迷修始料未及的,是他刚进市区,就遇到了一起抢劫案。他不是坐视不理的人,立马就追着人跑了过去。

抢劫犯是个普通人,定然是跑不过安迷修的。

安迷修追上抢劫犯后,伸手去拽抢劫犯。

只见一道蓝光穿透了抢劫犯的后颈,血从动脉中喷涌出来,打湿了安迷修的手。血腥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他后知后觉的收回了手,那道蓝光不受控的向前冲去插在了地上,正是一把不完全形态的凝晶,剑刃残破,插在那里久久没有散去。

完蛋了。

安迷修想。

他没想过要杀他,也没想过要使用元力,对付一个普通人,还不至于让他动用武器。

凝晶的出现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代表着,他的元力,正在脱离他的控制。

 

 


评论
热度(12)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