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凹凸/雷安】刺猬法则。[贰]

《神之所言》番外偷跑  大概是三五七更新

正文戳此博

余本链接了解一下?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已交往前提,架空,地名取自北欧神话。

 →前文:


贰.

走进那间屋子的时候,雷狮可以清晰的看见落脚时带起的灰尘。所有人都进来后,卡米尔轻轻的关上了门,以防外面的风吹散了这一地的灰烬。

这个地方据局长所说,是尼弗尔海姆最大的集会所。

此时此刻,这个在过去人声鼎沸的地方,却只有一地的黑色尘埃和被半埋在尘埃下没有燃尽的碎骨头。

佩利见这幅场景,瞬间没了兴趣:“什么啊,说好的打架呢?怎么成了一地破骨头了,不好玩不好玩。”

帕洛斯拦住了暴跳的佩利:“你就别捣乱了,你一动,这儿的灰能把你呛死。”佩利憋了声,气鼓鼓的呆在后面。

卡米尔轻飘飘的走在灰尘上面,查看了一圈后回到了雷狮的身边:“大哥,不像人为纵火,没有火源。”

“哦?有趣。”雷狮听了这番措词,勾起了唇角,下一句话却是问安迷修的,“安迷修,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在这儿呢。”

这一次,安迷修没有回避他的问题:“在下一直在亚尔夫海姆彻查越境人口贩卖一案,案中有一重要线人走失。据报有人说他在尼弗尔海姆周边出现过,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发现了这个地方,然后碰巧遇到了你们。”

“那还是巧了啊。”

雷狮这话在安迷修耳朵里听起来,有些阴阳怪气的味道。他跨步走上前卷起的灰尘呛了安迷修一脸,他勾上安迷修的肩,微妙的身高差正好把人圈在怀里:“人也都烧了,我这任务就结束了,我看你要找的那个人估计也在这堆破渣子里了,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中央庭?”

安迷修扯掉雷狮的手,也不管会扬起地上的灰,大步的像外面走:“在下还有事,恕不奉陪。”

“啧,无趣。”安迷修走后,雷狮转头下达了进一步的命令,“卡米尔,准备一下,回中央庭。”

“是,大哥。”

卡米尔是很聪明,可有些事情终究不如雷狮“老谋深算”一点,他这会儿其实还转不大过弯儿来,对这件案子的理解堪堪停留在表面上。雷狮这次把案件所有的细节自己揣着,没一点声张,卡米尔摸不透大哥那些“小九九”,也就兀自猜测着,拼凑线索,这是他跟了雷狮这么久的惯性思维方式,他虽然很少过问雷狮的事情,往往都能猜个七七八八,想想也算是一种本事。

卡米尔的办事效率很快,不久他们就坐上了回阿斯加德的列车。

上了车佩利就吵着肚子饿拉着帕洛斯出去找吃的,推推搡搡的出去了,卡米尔翻了翻包,拿了一叠文件出来:“这是尼弗尔海姆所有在籍公民的信息,不知道有没有用。”

雷狮顺着卡米尔的手接了文件过来,扫了几眼,基本算是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件事,你做的很好。”这份文件算是卡米尔自作聪明从警局要的,不论什么案件,从被害者的信息出发总归是有用的。幸而雷狮并没有说他做的多余,那就证明他的方向是对的。

而雷狮不过是用这份文件证明了心中的猜测而已,有这份证据接下来的调查也算好办些。

没一会帕洛斯和佩利就回来了,雷狮收了搭在桌上的腿给帕洛斯拿来的吃的让地方。

“好了,休息也休息够了,你们对这件事怎么看。”吃饭间,雷狮却挑起了一个不那么愉快的话题,让在场的三人都正襟危坐起来,只有佩利还神游在外不明所以。

“卡米尔,你先说。”

“是,大哥。”卡米尔拾起被雷狮丢在桌子上的文件,“这是我从杰瑞沃德警局借来的文件,我分析了一下在档的所有公民。除了原住民,还有退役军人,他们的人生履历各不相同。退役兵来自各个军区,原住民是从很久以前就住在这里的,他们的人生履历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性是,他们都是先天元力拥有者。”

卡米尔很聪明的把重点留在了最后,算是照顾佩利的智商,然而佩利还是傻傻的等人给他解答。帕洛斯看着佩利没办法,接下了话头:“也就是说,这件事我们应该从先天元力者开始查?”

“对,我们四个都是先天的元力者。在军部,大多数都是我们这样的人,后天开发的元力者少之又少,除了嘉德罗斯是个例外,排行榜前几的更是数量为零。”雷狮把一个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众人面前,“如果这件事真的和元力有关,那么就不能不查。”

卡米尔突然想到了什么,问:“大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还记得金第一次在你们面前动手的时候吗?”雷狮问帕洛斯,想必佩利肯定不会注意到这件事。

帕洛斯闻言想了想,后而瞪大了眼睛:“是那次!没有任何章法的使用元力。”

“对,眼熟么,和那段视频里的内容像不像。”

“也就是说,金可能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雷狮冲帕洛斯打了个响指:“BINGO!所以下了车,可要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卖给格瑞啊。”雷狮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大概想的并不是什么好事。

折腾了一天,在车上也查不了什么,四人潦草的吃了饭就都躺下休息了。

下了车之后,阿斯加德的阳光让在极北之地奔波了一天的海盗团终于找回了一丝温度。雷狮晃晃脖子,正打算活动一下筋骨,就听到车站那头一声巨大的轰鸣声。

卡米尔草草的瞄了一眼声音的源头,低声问:“大哥,要不要去看看?”

雷狮闻声看去,示意后面的两人跟上。

回到阿斯加德的他们已经简单的换回了单衣,干净利索的军装穿在这几人身上十分的扎眼,明晃晃的军衔让路人迅速的给他们让开了一条路。走近一点,雷狮就看到了艾比埃米那非常有特色的发型和埃米从天而降的掌法。非常可惜的是,埃米这一掌又打偏了,雷狮不禁腹诽真是什么样的人都能进军部了。

他正要走,却瞥到那被埃米追着人的动作有些不对——速度很快,但非常的僵硬并且没有规律,一切的躲避都是靠本能,就像那些元力拥有者一样……

想到这里,雷狮在大庭广众之下召出了雷神之锤,在范围之内对那人的行进路线施行了封锁:“真是需要什么就来什么啊。”

有了雷狮的帮助,姐弟二人终于将人制服在地。拷上手铐的那一刻,那人还妄图继续使用元力反抗,被埃米逮到机会一掌打晕。艾比拎起那昏过去的人,不情不愿的对雷狮说:“这次就算谢谢你了,但是就算你不出手,我们也能制服他的!”

雷狮嘁笑一声,不打算理这两个小破孩,拎着锤子就要走,却冷不防被埃米拦住了去路:“你们是从尼弗尔海姆回来的是么,你有没有见过安哥?”

本来他是打算绕过埃米的,然而听到安迷修的名字倒是有兴趣听他讲下去:“见过一次,怎么了?”

“安哥他……还好么?”埃米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倒是把雷狮问懵了。

什么叫他还好么?那笨蛋骑士从他身边逃走的脚步可矫健的很,能有什么事?

“挺正常的。”

“今天的事谢谢你,我们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话闭,埃米就拽着他的姐姐和那犯人走了,倒是留得雷狮一人在原地想不通。

等几人坐上车的时候,雷狮才微微的回了回神:“你说,呆毛弟弟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是问卡米尔的,很显然这里只有卡米尔才能跟上雷狮的脑回路:“这件事,不如等见到安哥本人后你亲自去问问。”

猜也猜不出个结果,他安迷修愿意讲的,去问一问也就有结果了,如果是他不愿意讲的,怕是那姐弟二人所知道的,也不过是他们的猜测罢了。



评论
热度(30)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