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凹凸/雷安】刺猬法则。[壹]

《神之所言》番外偷跑  大概是三五七更新

正文戳此博

余本链接了解一下?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已交往前提,架空,地名取自北欧神话。

 


壹.

尼弗尔海姆是联邦北部的一个边陲小国,常年风雪不歇,一片皑皑天地一线。

雷狮裹了裹身上的棉衣,来自雷王国的他并不擅长应对这样的严寒。这件任务本来应由元力与极寒相近的安莉洁或者格瑞来做,也不知怎么推来推去就推到了他这儿。雷狮是不太理解上面的人是抽了什么疯叫他来出这种任务,不过他几个月没动过手了,来活动活动筋骨也好。

近日尼弗尔海尔出现了大规模的斗殴事件。

本来普通的斗殴事件不足以惊动军队,但根据尼弗尔海姆当地的警方传来的消息,这些参与械斗的有不少都是退役军人,以他们的战力很难抵挡。既然如此,联邦军方也只好出面镇压。

让他来镇压暴乱?怕是打算叫他来屠城。

“大哥,城里没人。”卡米尔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带着“滋——滋——”的电流声,尼弗尔海姆的信号一直都很差,“我走了一圈,没有任何人存在的痕迹,倒是有些路上有点血迹。但是这边天气太冷,看不出是什么时候的。”

“回来。”雷狮简短的对卡米尔下了命令,随后掐断了通讯器,“帕洛斯,联系当地警方。”

他本来是没打算联系警方去彻查这件事的,既然上面给的命令是镇压,那么他只要动武就好了。然而这个念头,在他来到尼弗尔海姆的之后就不得不打消了。

雷狮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但有些事情还是搞的清楚点,才不会出什么大麻烦。

正如卡米尔所说,这里像一座死城,没有一点人气——这和警方给的信息不匹配。既然是大型械斗,至少也是满街的呼喊声才对。

由于尼弗尔海姆过于寒冷,除了原住民没有人愿意生活在那里,所以在尼弗尔海姆并入凹凸联邦后便隶属于杰瑞沃德,管辖权也早就交由杰瑞沃德方面。他们费了老大劲从中央庭阿斯加德跑到这荒无人烟的破地方,现在又要走。

雷狮的内心,非常的不爽,他隐约有一种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

但是北国,是真的冷啊……

雷狮的眼前又飘起了白色,尼弗尔海姆常年风雪,很少有晴朗的时候。他们来了有小半天了,终于见识到了尼弗尔海姆的雪——呼啸而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积了一层又一层。他们来的时候带了几套厚实的棉衣,依然抵不住这吹到骨子里的寒风。

待他们回到杰瑞沃德的时候,卡米尔已经在警局门口等他们了。受季风的影响,杰瑞沃德也在下雪,卡米尔大概在门口站了有些时候了,帽檐上积了层薄薄的雪。雷狮走上去掸掉了卡米尔身上的雪,径直走进了警局。

卡米尔来的早,已经和里面的人打过了招呼,值班的小警员见人来了立刻起身迎接。帕洛斯主动向小警员出示了证件:“我们是从中央庭来调查尼弗尔海姆暴乱一事的,之前已经跟你们打过招呼了,来查点资料。”

那小警察一看证件上“凹凸联邦正规军”几个字吓的腿都软了,但是他们这次出行没有穿制服看不出都是什么军衔,他目前看到的也只是帕洛斯证件上的“少校”二字,那么作为他们之中核心一样的人物,雷狮的军衔只高不低。

小警员一看就是没见过什么市面的,却把官腔学了个有模有样:“这边气候冷,几位长官冻坏了吧,先进来暖暖身子,我去通报一下局长。”

杰瑞沃德虽然比起尼弗尔海姆暖和了不少,但是和阿斯加德比起来还是太冷,这里的屋内设计和阿斯加德是天差地别。在这里,家家户户都一定有壁炉,壁炉里燃烧的木柴温暖了杰瑞沃德的每一天。虽然雷王国也有冬天,但是雷王国的冬天更多的靠一些工业化的热能来取暖。和联邦中部相比,北国联邦的工业发展是极为落后的。

可这不应该。

百年前这些散碎的小国之间战争不断,最后统一为凹凸联邦,雷王国作为凹凸联邦的主要领导国之一使得雷狮从小就听了不少联邦的治理之道。联邦崇尚高度统一,但远在极北之地的杰瑞沃德居然还在用原始的壁炉取暖。

雷狮还在思考中,那小警察就叫了局长出来了——似乎是为了御寒似的,局长已经不能简单的用肥胖来形容,雷狮甚至可以感觉的到震动。

“我就直说了,我们是来镇压暴乱的,但是当我们到了尼弗尔海姆的时候,整个国家空无一人。尼弗尔海姆说是国家,其实也不过一两个城市那么大,我们绕了整整两圈,可是一个人都没看到啊。警官同志,你耍我们的?”

局长笑脸赔了个不是:“哪能呢,还是尼弗尔海姆原住民跑到我们这儿报的案,带着一卷录像。尼弗尔海姆除了原住民,尽是一些亡命之徒,那架势那是我们几个小警察打的过的啊,您说是吧。”

“你的意思说,你们并没有亲自去过现场?”雷狮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从来没有交过手,却说自己打不过,仅凭一句证词和一本录像带,太奇怪了,“录像带拿出来。”

局长使了个眼色,那小警察就屁颠屁颠的去取录像带排了一名小女警给雷狮一行人泡茶。

“证人呢?”

“什么?”

雷狮皱起了眉头,用手指敲了敲茶几面:“我说,那个来报案的证人呢?”

“死啦。”局长叹一口气,坐在了雷狮的对面,一身的肉都在颤抖,表情僵硬,放佛不能接受这件事情一般,“来的第二天就死了,就死在隔壁的招待所。死相可惨了,像是活活烧死的一样。但是招待所一点事都没有,就他坐的那把椅子有点烧焦的痕迹。”

这话听起来就很诡异了,讲实话雷狮不喜欢管这些事情,他不是什么喜欢管闲事的人。每天濒临被正规军除名的“雷狮海盗团”,在联邦里一直传的都是“以海军之名行强盗之事”,比起查案,他们出的外勤更多。他们是军人,不是刑侦队,军衔高的很其实手里没多少实权。凹凸联邦败絮其内,也是这两年军队开始处理一些棘手的案件。很简单,政界的人信不过啊,上面的人就想起他们这群联邦养出来的枪,指哪儿打哪儿的枪。他从小在王室长大,逃家参了军,更是懒得参合那些政界里的事情,带着几个小弟跑外勤,没的任务出了宁可不干也不接手那些烂摊子。没想到的倒是,上面也开始变着法的给他塞事做,打着镇压暴乱的名头让他出来查案,真是耍的一手好手段。

在他心里把这些事情打了个转儿的功夫,小警察带来了录像。

北国联邦工业落后,录像设备当然也不怎么样,音响里嘈杂的电流声混着人们的尖叫成了“魔音贯耳”,什么都听不出来,画面虚虚实实,就像信号不好的老旧电视机随时可能要报废,只能勉强的分辨出是一群人在打架而已。雷狮重复放了几遍,看的他眼睛发疼,才终于在这段破录像里看出了点有用的东西。

那些打架的人,都是会使用元力的。他们用元力打架——没有一点技巧也没有具象化的武器——而是非常原始的,用来自体内的元力进行无差别的斗殴。这个时候的尼弗尔海姆还算有点人气,至少满大街都是人——都是在打架的人。但是为什么他们去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尼弗尔海姆的原住民就像一夜之间蒸发了一般,这座城就此变成了一座死城。

其实这事儿,也完全可以当作“暴乱已被镇压”就这么上报上去了,雷狮也可以落得个表面情景。可他不傻,上面千方百计的要把这烫手山芋丢给他,也不是躲几天就躲的掉的,这活儿估摸着兜兜转转还得回到他手里。

其实雷狮根本不需要给自己找什么借口,他是享乐主义,铁了心不干他还真不信谁能拿他怎么样。让他对这件事生了兴趣的,是另一件事,和最近军中流传的一个传闻。

“这资料为什么向上反应的时候不给我们?我不来,你还不算交了?”

那局长连忙摇头:“没有没有,就是觉得这录像没拍出个所以然来,什么都瞧不清楚了,交了也没什么用嘛……”

“你知道画面上这条街,在哪儿么。”他把录像调来调去,选了一幕还算清晰的画面定格。

“知道,知道!”

“那就麻烦您,也跟我们跑一趟把。”

雷狮又坐上了前往尼弗尔海姆的车,但是这一次他有了明确的目的。

奇怪的元力使用方式,突然消失的原住民,离奇死亡的证人。迷点越来越多,但相对的真相也会越来越近。

“大哥。”卡米尔坐到雷狮的身边,小声问,“这件事有什么问题么,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

“不着急,还不到时候。”他支着下巴看着车窗外,心里已经有个模糊的想法,不过确实是还不到时候罢了。

虽然一路很颠簸,但从杰瑞沃德到尼弗尔海姆并不远,也不过半小时的路程罢了。

雷狮一行人又来到了这片冰雪之原。

距离他们上次来这里也不过才过去了三个小时,可就是这短短的三个小时,尼弗尔海姆的雪又厚了几层,之前卡米尔来的时候看到的血迹已经被埋在厚厚的积雪下面寻不到踪迹。

大腹便便的局长在这里冻得瑟瑟发抖,一身脂肪像是白长了一般还额外裹了两层外衣。

“带路。”

局长笨拙的对雷狮弯了弯腰,皮笑肉不笑的向人示意随他走。

雷狮抬脚踢了踢落在鞋面上的雪,插着衣兜跟在局长的身后。

北国之地白日时间要比中央庭短很多,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晚。失去了阳光照耀的尼弗尔海姆更加的寒冷,雷狮皱紧了眉头一脚踹上了局长的屁股:“你玩老子呢吧。”

局长被雷狮这一脚直接踹倒趴在地上啃了满嘴的雪,他急忙忙的爬起来转身对着雷狮弯身道歉:“长官息怒啊长官,我哪敢玩你啊,这……这……”

雷狮踩在局长的肩头,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逼他抬头直视:“你带着我们在这儿绕了多少圈了,嗯?拿我们当傻子是吧?”

“我没有啊长官!这……这雪积的太厚了,我也没来过几次啊……”

“那你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你知道?骗我,胆子倒是不小啊。”雷狮收手嫌弃的甩了甩倒是没了下一步的举动。卡米尔像四周看了一圈,目光停在了一间房子上面。他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只是靠近雷狮扯了扯他的衣服:“大哥。”

雷狮这会正在气头上,顺着卡米尔的目光看过去,心里的不爽使雷电扩散在他们的周围形成了一道屏障:“谁在那儿?”

“恶党,总帅是叫你来出任务的,不是来欺负人的吧。”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人慢悠悠的从房子后面出来,流焱握在手中微微的散着热气——正是安迷修。

“呦,骑士先生,那您放着自己的任务不做来这破地方干嘛?难不成,那帮人叫你来监视我?”雷狮见到安迷修,可能永远也管不住互相掐架的嘴,两个人就是这样,吵了几年,却也没吵出个什么结果。

安迷修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收起了凝晶,缓缓道:“我大概知道你在找什么,跟我来吧。”

有意思。雷狮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眼中一亮:“那就请骑士先生,前方带路了。”

 


评论(3)
热度(20)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