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叶蓝】夜莺与玫瑰[Fin]

童话paro

夜莺与玫瑰

叶蓝

小学生文笔

OOC是不可抗力

我是来拉低全员逼格的_(:з」∠)_

简直是个新白透求不喷!!!!

 
 

————————————————————————

        晨光以一个温柔的角度倾尽蓝河躲着的树叶下面,咂了咂嘴,睁着蒙蒙的双眼飞离了枝头。

        飞扑向那人的院子里时,空中旋了一圈儿,落地的时候却是一双人类的脚。顺着踩着一双低帮马丁靴的双足往上瞧去是个穿着白色衬衫,干干净净的少年,微微泛棕的头发末端一撮微长是蓝色的——这便是我们的主人公,蓝河。

        蓝河是一只夜莺,也是一只漂亮的夜莺。他和别的夜莺不同的地方,就是他尾羽泛着的如海一般深邃的蓝。

        蓝河和这屋主人有个交易——虽然一开始并不是,但是现在和交易也没什么区别了。

        蓝河是迁徙的时候伤了翅膀才留在这儿的,那天下了大雨,炸响的雷惊到了蓝河,正巧掉落在了那人的院子里。

        说起来那人不过是个穷酸的诗人,名叫叶修,其诗作本来名扬欧洲,却因为教会的打压逃到了这个穷乡僻壤。不过对他来说,只要有地方可以写诗他就无所谓了。

        那日蓝河从天而降的时候,叶修正在窗前哗啦着笔迹想了一首新的诗作。不得不说,他的眼神还是很好的,就是那一瞬间,他看到了蓝河与众不同的尾羽。

        “诶……”叶修勾了勾嘴角,音尾奇怪的挑起,“有意思。”

        推开窗,捡起来落在窗外的蓝河,拎在手里抖了抖,甩落的水滴氤氲了纸上的墨迹。

        等叶修拿了药要回来包扎时,看到的却是一个跌落在他家地上,血染衣衫,脸上泛起潮红的少年。

        叶修伸手扒拉下蓝河,那一抹蓝色的发尾让他认出了人的身份。

        所以说接受能力如叶修,如此惊吓的事情他居然就这么淡然了。

        叶修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说要养了蓝河都不知道怎么养,能给蓝河绑个七扭八歪的绷带已是极限,脸上滚烫的温度和急促的呼吸他却慌了阵脚。

         “是发烧么?吃药吃什么,不对这好像是个妖精来着……啧,怎么办,沐橙也不在真是的。”

        无奈,叶修只能给他倒了热水一点点喂进去。

        而蓝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是人形的样子,手肘还会阵痛。

        他犹记得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了一处人家,窗口两者烛光……

        他对叶修说,救命之恩,涌泉相报。

        叶修却说:“我不要你什么泉,只要给一根我你的尾羽就好了。”

        蓝河很特除,他知道他的尾羽很漂亮,会有不少非法猎人来要的尾羽去当工艺品卖。说不上价值连城,但总归是挺值钱的。

        看叶修这落魄的样子,也没有拒绝他。

        后来蓝河似乎是染了后遗症,怎么飞都飞不远就被叶修养了下来。时不时的,叶修会拔一撮他的尾羽混饭吃——受着教会的打压,他的诗再也不能换来稿费了。

        蓝河的尾羽虽然漂亮,但从血统而言,也不过是个夜莺,只是夜莺里的变种,他那隔好一阵子才拔毛频率,也顶多让叶修吃个饱,有时还要照顾过来的苏沐橙。蓝河有时也会过意不去的问他,需不需要多拔几搓,叶修却笑笑说:“不用,哥像那样的人?”

        蓝河却抖了抖羽毛没敢说出来,你像。

        叶修平时没少压榨蓝河,蓝河一个精怪,都被逼得学会了人类的厨艺,做的还蛮好。叶修吃着顺嘴,总是调笑蓝河适合做保姆。

        有的时候不止苏沐橙会来,苏沐橙还会带一个跟她长的很像也很漂亮的大哥哥,被叶修叫做苏沐秋的男孩子。苏沐秋的性子和叶修还有点像,总是忍不住调笑蓝河。绕是蓝河习惯被叶修调笑了,也不习惯这个苏沐秋的调笑,他跟不熟的,若是叶修调戏了会炸毛,那苏沐秋笑完蓝河会红着一张脸飞回自己的枝头。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直到有一天,苏家兄妹很久都没有来过,苏沐橙一来却是红了一双眼,肿得似个核桃,抱着叶修哭。

        蓝河化了鸟身躲在房檐边上看着他们,他不忍心去打破这副景象,他甚至能从空气中读出一股沉重的悲痛。

        苏沐橙的眼泪湿了叶修的衣衫,也似乎凝结在了空气里,憋的蓝河像是溺了水般透不过气。

        苏沐秋去世了。

        在苏沐橙断断续续的描述中,蓝河能想象到那副画面,飞驰而过的汽车,闪烁的灯光,颠簸的身体,和一地的殷红。

        苏沐橙是个强大的姑娘,也受不住唯一的亲人离去的事实。

        蓝河也很伤心,苏沐秋那样的人离开世间,他为之惋惜。苏沐秋,好像是一个比叶修还要厉害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叶修帮衬着苏沐橙准备苏沐秋的葬礼。他第一次这么没有截至的拔着蓝河的尾羽,金钱是他们最缺少的东西。

        直到蓝河的尾羽几近全无,才将将准备好,唯独失了一捧为离人奉上的白玫瑰。

        蓝河慌了,他却不能在短时间内丰满他的羽翼去换来哪怕一朵,他不愿再看到这样的叶修——他不愿看到他日日夜夜操劳,在拔羽的时候还要抱着他反反复复的说一声对不起。

        蓝河一直想告诉他,没关系的。

        只要你喜欢,我愿意为你倾尽一切。是你救了我的,我理应还你一命的。

        或许,蓝河在这些甜甜酸酸的日子里,已经喜欢上了叶修,那个总是喜欢调戏他的还有点胡子拉碴的神一般的青年。

        蓝河拖着快要飞不动的身体,来到了后花园。

平日里玩的好的一株花精笔言飞问他:“老蓝,你怎么了。”

         “二笔,你能给我开出一朵白色的玫瑰么。”

        “卧槽老蓝你疯了吧,这是冬天,而且我是红玫瑰啊。”

        “好吧,那再见。”

        蓝河跳着,离开了还在疯狂叫他的笔言飞,他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想拿到白玫瑰,去告诉那个男人,你不要再伤心。

        “你能为我开出一朵白玫瑰么。”

        蓝河仰着头问那朵花,那朵花叫绕岸垂杨,平日就和他不对付。但是他的确是白玫瑰。

        “蓝河你脑子没病吧,大冬天的让我给你开花?冻都要冻死了好么,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你愿意用你的心尖血温暖我的根,对着月亮唱出你最拿手的歌曲,或许我可以试一试。”

        蓝河抬头看着躲在云朵后面的月亮,浅浅的笑了。他用尽最后的力量飞向绕岸垂杨身上的刺,尖锐的刺刺破他的皮肤,鲜红的血顺着绕岸垂杨的支杆浇灌着土地,想了想哼出了那首叶修最喜欢的曲调。

        叶修,我喜欢你。

    

        等叶修发现的时候,是后院那从来不曾好好开过的花吓到了他。

        他以为是什么命运女神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却在下一眼看到了已经回天乏术的蓝河。

        叶修颤微着蹲了下去,抚摸着蓝河没了生气的羽毛。

        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歇斯底里。

        “叶修,我喜欢你。”

        恍惚间,叶修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被他调戏就会脸红的男孩子,对他温柔的笑着,这也许是他在这世间,最后的执念。

 
 

——Fin

不可能有什么后续了,还有我一点都不心脏!!!!!!

 

评论(17)
热度(38)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