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MHA/轰出】今夜有雪。[下]

4.

“这次的事件原因我们已经检查出来了,事件中心的人是一个十三岁才觉醒个性的国中生。因为觉醒的太晚,无法控制突然暴走的个性使得他身边的人都中了他的个性。”恢复女郎的医务室里,警方正在向绿谷出久报告这次事件的处理结果,“个性大概是催眠类的,会让人陷入无限的真实梦境,靠的太近的中的比较深可以被简单操纵,这就是为什么越靠近中心人质越多。”

“进入梦境的人如何醒来呢?”

“一种是像您这样,用意志出来的,另一种我们问了英雄焦冻,是发现了梦中的不合理处打破的,还有一些中的比较轻的是到时间就解除了。因为是暴走的原因,所以中的个性轻重都是随机的,有些人还没醒,我们打算等那个学生稳定下来再解决,这些还陷在梦境里的人我们暂时把们安排在了市立医院,由政府承担医疗费用。”

“真的是非常辛苦你们了。”

警察感激的笑了笑:“哪里哪里,没有各位职业英雄的努力,我们也不能保证居民的安全,这里代表警方祝您早日康复。”

“诶,没有没有,请别这样说,我只是周旋了一下而已还把自己搞成这副德行怪丢人的,要说出力最多的还是小胜和轰君他们,我不算什么的。”

警察捂着嘴,笑着说:“英雄DEKU还谦虚什么,自欧尔麦特离开后,能接下‘和平的象征’的人也只有您了,请不要过于自谦了。说起英雄焦冻啊……”

“轰君怎么了么?”

“焦冻最后醒过来的时候,对那个国中生下手有点重过头了,因为之前已经有怀疑不是敌人所以已经告诫各位职业英雄不要下杀手,所以焦冻正在接受上面的批评调查。”

“轰君应该不是那样的人才对……”

“不过也别太担心,国中生也没有受伤很重,就是周围建筑比较遭殃而已,不会很严重的,请您放心。那么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啊好,您辛苦了。”告别了警察,绿谷出久疲惫的靠在软软的枕头上,背对着恢复女郎,“真是很久没有麻烦老师了呢,真是不好意思啊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

“我还以为你长大了应该有分寸了呢,结果还是这么鲁莽,有必要做到这个程度么。”恢复女郎坐在转椅上,一副教导孩子的口吻,毕竟她也是看着这个孩子一路成长过来的,“按你现在的能力,用平时的力量也能解除这种不成熟的个性吧。”

绿谷出久看着医务室外面的校园,有一种多年不见的情怀:“我也许能理解轰君的行为,因为我也在那个梦境里,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就没有控制住自己。”

在那个梦里,绿谷出久不敢看第二眼就匆匆的把自己摘出了梦境。可能是因为个性不稳定的因素,绿谷出久并没有失忆,他非常清楚自己进入了一个虚假的空间。

在那个虚假的空间里,他先看到了欧尔麦特的死,又一眨眼回到了校园里,那个他们才刚刚认识的年代,他看到了渐渐敞开心扉的轰焦冻懵懵懂懂的接触着身边的人,一步一步的尝试着去融进这个小社会。

他一直都处于一个上帝视角,看着那些发生过的事情。

然后他看到了爆豪胜己,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轰焦冻和爆豪胜己那群人一起,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虽然轰焦冻基本在听就是了。

然后他听到爆豪胜己问轰焦冻:“你是不是喜欢那个臭久。”

听到这个问题的绿谷出久吓了一大跳,然后匆匆的跳离了梦境,没有听到轰焦冻的回答。

他不知道这是真实发生的,还是个性在他脑中随意呈现的图像,但他莫名的怕听到轰焦冻的回答。

现在想一想,绿谷出久还觉得脸上有点热。

其实他看到了一点点,在他跳出来的瞬间,他似乎看到了轰焦冻的口型,不是“没有”,而是“是。”

 

5.

而与此同时,轰焦冻还在解决那些来自政府的批斗和自家老爹的说教,他觉得他那个老爹这些年在糟老头子的路上越走越远了,简直比以前更让人讨厌。

不过说起那个时候,他下手确实是太狠了,觉得那人做的过分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他在宣泄。

宣泄自己对自己满腔的不满。

在那个梦境里,没有绿谷出久绝对不是什么想要变成NO.1的英雄这种肤浅的事情,而是他不想面对这一份越界的感情。

就像高中的时候第一次体育祭对打濑吕范太那样,毫不控制的把自己的坏心情宣泄出去。

他讨厌那个搞出这么多事端的国中生,但他更讨厌他自己——讨厌那个逃避事实会打算隐藏起来的自己。

他曾经看过关于一个过去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对于梦的解说,在梦境所看见、所感觉到的一切,呼吸、眼泪、痛苦以及欢乐,并不是都没有意义的。在清醒的意识下面,还有一个潜在的心理活动在进行着。

梦是一种会表达大脑潜意识的行为,他的潜意识在逃避自己喜欢绿谷出久这个事实。

其实他也说不上为什么会想逃避,但他却无法在绿谷出久面前坦然的承认这件事。关于这个话题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和爆豪胜己谈过,那个看起来头脑简单的行动派少年意外的心思缜密。他对于爆豪胜己并没有隐瞒事实,他并不是在逃避自己喜欢绿谷出久,他在逃避让绿谷出久知道的这件事。

或许这是源自于他太晚接触人际关系的副作用,也或许是他怕被拒绝然后做不成朋友,但是无论那一样都让他无法接受。

这对于一个不擅长人际交往的人来说,谈恋爱什么的简直是天方夜谭。

而他更讨厌的,是如此优柔寡断的自己。

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他唯一纠结过的一次,大概是体育祭被绿谷出久说教的那次,对于要不要接受左半边能力思考了很久。除此之外,他一直是一个很果断的人。

果然爱情使人盲目,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他突然想到梦境被打碎的时候,是爆豪胜己掀开了他的心事。他所想要逃避的人,是他喜欢的人。爆豪胜己……真是个打直球的人。

推开桌面上一堆杂乱的文章,他今天的心情真是差到极点,不仅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还被一群只知道制度的遭老子控诉。

在被一群糟老头子训斥后,轰焦冻才看到了来自切岛锐儿郎的简讯。

切岛:绿谷已经接受过治疗啦,刚恢复好还在医院躺着,你可以趁机去看看他。

轰:好,谢谢。

合上手机,他不知道他应不应该去看他。

但看到这个消息,他的心情多少比之前放晴了一点。

扫过桌上的东西,各大事务所一起出的英雄纪念上台历被人画了一个红色的圈圈,12月25日,星期六,圣诞节。

就在明天了。

他或许应该试一试,知道邀请人家过一个圣诞节也好。

 

6.

职业英雄的日常工作是很累的,尤其是像他这样的“和平的象征”,无论任何死角,只要是他能去的到的地方,就不允许有伤害发生,就一定有那道绿色的身影,和随之而来的“SMASH”。

绿谷出久很久没有放松过了,出久没有因为受重伤而被恢复女郎治疗的身体因为消耗了大量的体能还有点发酸。

今天很多过去的同学都有过来看过他,各种慰问的鲜花视频摆了一桌子,其实他也基本好的差不多了,留在这里也只是满足一下他的任性而已。

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是想背负这样那样的责任,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总希望有时间可以稍稍任性的偷懒一下。这或许就是人类的社会性,也或许是社会改变了人类。

能有空闲下来看看久违的校园也是不错的事情,看着校园街道上那些来来往往的少年少女,就会想起曾经他们还稚嫩的时候。

他们和其他的雄英学生不一样,他们经历了别人没有经历过的敌联盟,在那段比别人的高中生活更灰暗的日子里,他们的羁绊也比别人更坚固的多。

无论是暴脾气的小胜还是不易近人的轰君。

说起轰君啊,那时候刚刚打算融进校园生活的轰君,带着一份与实力和外表不和的青涩,居然还有点可爱。绿谷出久这样想着,看着窗外的欢闹失了神,失神到轰焦冻站在他身后好半天了都没发现。

轰焦冻做了很久的心里挣扎才来到了这里,不管怎样人是因为他的失手伤的,他不来看一眼总归是不好的。

然而他却空手而来,反正他还没有发现我,我是不是应该现在退出去买点什么礼物上来?

“啊,轰君。”绿谷出久站的有点累,打算回床上躺一会,才发现正要转身离开的轰焦冻,“不好意思啊轰君,我刚刚看外面看的有点出神,真是很不好意思。”

“没事,你身体怎么样了。”听到轰焦冻的嗓音,绿谷出久的脸微微的烦热,他很想打破这尴尬的情况。

“已经没事了,恢复女郎的个性你也知道的。就是有点累,所以休息几天,就当给自己放个假,我这样是不是有点没有职业道德啊哈哈哈……”他这个毛病既是是长大了也没有变,总是会念叨很多东西,来缓解气氛。

“累的话就多休息,不会有人因为这种事情怪罪你的。”

“说起来轰君已经解决了么,之前听说好像有政府那边的在找你的麻烦……”绿谷出久说道一半,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说错了话,噤了声。

轰焦冻看着他,为他为自己担心而开心,但想想他似乎一直都是这样,无论是谁都会担心的性格,真正的英雄的性格:“没什么大事,正常的流程而已。”

“既然没事的话我就放心了,轰君你坐下吧。你看我,一直站着说话怪累的。”

“不,你没事了我就走了,早点休息。”

轰焦冻以一个不容拒绝的口吻结束了他们的对话,然后转身离去。他还是没有勇气对他说出那句话。

绿谷出久没有拦住轰焦冻,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立场留下他。一想到在那个梦境里他看到的东西,他就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合格的英雄,至少他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有什么资格被别人称为英雄呢?到现在还会被ONE FOR ALL搞的遍体鳞伤的他,有什么资格站到和欧尔麦特一样的高度上。

他必须要弄清这件事,至少知道不是他的自作多情,他的直觉告诉他那个梦境是完完全全发生过的真实的事情,那么就有总计可循。

如果是真的话,他或许也应该给轰焦冻一点响应。

他翻开手机的通讯簿,打了一个电话,他希望这个电话能给他一个答案。

“小胜,是我。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7.

轰焦冻锁上了事务所的门。

他站在街上,身边走过的是形形色色的情侣,他们买了东西准备回家过一个温馨的平安夜。轰焦冻紧了紧衣服,商店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在这个热闹的夜晚,他的身影像一个孤独的行者。远处的广场中心立着一颗巨大的圣诞树,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圣诞节做准备。

他想起了小的时候,妈妈不在了,爸爸只想他变强,只有姐姐会在圣诞节的时候给他准备一份小小的礼物,那是他童年里少数的爱意。

“轰君。”

后来长大了的轰焦冻,希望有一个人可以陪他过圣诞,虽然那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不然他怎么会幻听呢。

幻听那个人在叫他,话语里还带着气喘,似乎是刚刚跑过来。

“轰君!”

这个声音,似乎是真的,而不是幻听。

轰焦冻转身,看到了轻轻喘着气的绿谷出久。绿谷身上只有一件草草穿上的棉衣,里面似乎还是医院的病号服,裤子也是单薄的蓝白条纹。

“你愿意陪我过一个圣诞节吗!”

那是绿谷出久标志性的微笑,他没有磕巴也没有碎碎念,而是非常干脆的向他提出了圣诞节的邀请。

在这个寒冷的夜晚里,还穿着单薄的病号服,白色的哈气朦胧的挡住了轰焦冻的视线。

他的眼睛渐渐的亮了起来,不复平日里的阴霾,似乎还有点酸。

可是他能说出口的,只有一句:“好。”

绿谷出久看着有些愣住的轰焦冻,憋不住的笑了出来:“什么嘛,轰,好傻气。”

他走向前去,轻轻的抱住轰焦冻:“抱歉,是我太笨了。”

什么都无所谓了,这样的结局已经足够好了。轰焦冻已经无力去思考其他的事情,他收紧了抱着绿谷出久的手,埋进了他的肩头。

零点时分,中央广场上圣诞树的灯亮了,照亮了周围的小路。

他们踩在一条金色的大道上相拥。

或许生活还有很远,等待他们的苦难也还有很多,但这些都不是现在应该想的事情。

“先去换身衣服吧,冷。”

“啊啊啊,跑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了,现在反应过来真的好冷啊,今年怎么这么冷!”一瞬间变回熟悉样子的绿谷出久逗笑了轰焦冻。

“事务所有衣服,进来吧。”

“好!”

在轰焦冻重新打开事务所的门时,一粒白色轻飘飘的从他的眼前划过。

下雪了。


————Fin

评论(2)
热度(21)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