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MHA/轰出】今夜有雪。[上]

全文完,混个更,除除草。

————————————————————————

1.

年轻的时候总是抗拒来自上一辈人的教导,等再长大一点就开始惧怕自己变成最讨厌的那一类人,惧怕自己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其实每一个人都很难逃离出这个没有根据的理论,虽然他并没有什么科学的依据,就像关注一个人,也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一样。

今年入冬入的比较晚,临近年尾还未下过一场雪。冬天就那样带着湿冷的海风吹进了日本的上空,陆地上的行人纷纷多填了些衣裳。只有到了这个时候,轰焦冻才觉得他从父亲哪里继承了左半边的能力是一件好事,至少在别人冻的瑟瑟发抖的时候他还是像平时那样穿。

于是在每一个寒冷的冬季里,英雄焦冻总是帅的不象话。

其实轰焦冻并没有刻意的去在意外表这种事情,他生的好看,哪怕是左眼的一圈疤都能为这个男人平添几分性感。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有人总开他的玩笑,说他生的这么好看做不了英雄去做明星都能火,而他的崇拜者里也确确实实有不少的颜粉。

“你们这种敌人绝对把你轰成渣滓!”

轰焦冻闻声抬头,是英雄爆杀王的相关短片。现在职业英雄就像明星一样,有粉丝有流量,一些关于职业英雄的视频播放量甚至比当红明星还吓人。此时,街边就有小女生在小声的谈论广告牌上的视频短片:“爆杀王啊,还是太凶了我比较喜欢焦冻诶。”

“焦冻太冷了吧,感觉硬梆梆的,红赖雄斗那种热情洋溢的也很不错啊。”

“焦冻帅啊,真的帅,虽然真的太冷了,很难想象他会有女朋友啊。”

轰焦冻这样听着,却无法理解女孩子们的话,默默的裹紧了颈上的围脖,他真的给人的印象有那么差么……

不过他们说的那些高中同学,好像很久都没有联络过了。轰焦冻想了想,对高中的人际关系印象很模糊。但是爆豪胜己他还是记得的,毕业后也有过几次合作,意外的和这种暴脾气的家伙相处的还不错。后来大家都各奔东西,相互之间联络也就少了。

同学关系不就是这样,毕业多年后,原来的羁绊就都淡了。

他叹了口气,走了街头的店铺。

让他十分意外的是,他在面店里看到了爆豪胜己,那个人如其名的男人。

“半边混蛋?”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他走到爆豪胜己面前的空座位,向老板要了一碗荞麦面:“委托?”

“知道就不要问啊混蛋。”爆豪胜己还是那一头爆炸头,丝毫不掩饰对自己的厌恶。也对,他是他走向最强之路最大的障碍,就像当年的欧尔麦特对于自己的父亲一样。

“其实你我这种以暴力镇压的个性都不适合对付他。”

“不管是什么精神系还是战斗系我都会把他轰成渣滓的。”

轰焦冻没有接话,他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坐在他面前,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说话。

爆豪胜己接过服务生递过来的荞麦面,随手搅拌了两下,没了吃的兴致:“我总有一天会超过你,成为NO.1的英雄的。”

轰焦冻下意识的想反驳不对,他还不是NO.1的英雄,但是无法反驳。如果他不是,那么是谁呢?

那个人的名字似乎就在嘴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轰焦冻很讨厌这种朦胧的不确定感。

两个互相看不惯的人对着吃饭只会不欢而散,而轰焦冻处理好工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午夜的东京很安静,毕竟这是个一个连虫鸣都没有的季节。

第一这个词,陪伴了他整个人生。从小安德瓦就每天给他讲他要如何如何成为超越欧尔麦特的NO.1的英雄,要如何让人们看看他安德瓦的儿子有多强。他走到窗边,玻璃上已经结了微弱的霜气,无意识的写下了“DEKU”四个字母,然后没有焦距的看着自己写的字,想不起来这四个字母的概念是什么。

有什么东西已经悄悄的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偏离了轨道,而他居然还觉得理所当然。这样后知后觉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战斗中,那就是死路一条。

把轰焦冻的思绪拉回来的,是一通紧急电话,铃声想起的时候他才猛然的找回了自己的眼睛焦距,看了下来电是助理。

“紧急情况!轰,紧急情况!”电话里助理慌慌张张的声音还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

“你在哪里?”

“是的!我们遇到了敌人,是爆杀王正在和敌人周旋……嘟嘟——”

电话被切断了,或许是爆炸波及到了,或许是敌人有干扰系的个性,也有可能是战斗中打到了信号塔。但无论哪种情况,他都不能坐以待毙。轰焦冻的眼神重新变的狠戾起来,他打了一个电话查了助理的定位就赶了出去。

卧室里玻璃窗上的DEKU已经随着室温慢慢被液化的霜气掩盖,看不出本来的字样,就像轰焦冻心里找不到源头的那个虚影。

 

2.

一阵爆炸引发的气浪差点把轰焦冻掀出去,还好他反应很快在身后立了到冰墙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他和爆豪胜己碰到一起活动,大概是后勤队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每次他们合到一起都会造成巨大的建筑经济损失,一个爆豪胜己就够废钱的了,再加上一个他简直是后勤的噩梦。

在爆豪胜己用爆炸力推动自己前进的同时,轰焦冻在后方顺着脚尖一道冰路窜了过去冻住了面前的一干杂鱼,正要抬手一道火焰灭掉的时候被助理拦住了。

“轰先生!这些都是被控制住的普通居民,请小心下手。”助理脸上灰突突的,估计在爆豪胜己的轰炸下存活的很辛苦。

既然知道有普通居民还把爆炸玩的这么理所当然?

大概那人下手是有分寸的,轰焦冻也不出声,下手的时候更注重了力道,只是控制住了人质的行动,没有太下狠手也不会受重伤。

“人质太多了,很难办啊。”

“是的,敌人就在人群的最中央,我们完全无法靠近。”

“爆豪胜己!退后。”

“哈?你叫我退后就退后?”爆炸系的青年根本不理会他的提示,只想解决眼前的敌人。

轰焦冻随意的看了眼爆豪胜己的方位,然后直接是一记最强劲的冰力甩了过去,方圆几十里都变成了冰蓝色。他蒸掉身上的冰茬,没有理会空中骂街的爆豪胜己,慢慢的走进冰封的最中心。

“啊,又见面了,焦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冰封中心的人向他打超乎,一副老熟人的口吻,“你的能力还是如此的‘大气’啊。”

在距离人还有三十米的地方,轰焦冻停下了脚步,把自己留在对方的个性范围的边界在线,他只要再进一步就有可能会中对方的个性。

之前中了个性的人质都会反过来攻击他们,大概是精神控制系,具体效果未知。

“我之前并没有见过你,如果我见到你本人就不会让你这么逍遥了。”

“说的也是,毕竟你已经‘不记得’我了嘛。”那人憔悴的面孔上带着渗人的笑,好像他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半边混蛋,你是跟DEKU混多了所以也变得这么磨磨唧唧的了?”被晾在一边很久的爆豪胜己毫不掩饰的宣誓自己的不满。

“DEKU?”刚要抬起左手干掉敌人的轰焦冻听到这个音停住了动作,他想起了他刚刚莫名其妙写在玻璃窗上的字母,所以这四个字母是有意义的,“DEKU是什么?”

维持滞空的爆豪胜己听了这话差点翻了个跟头,丢人丢大发了:“你在说什么?你不是喜欢那个臭久喜欢了很久了,你居然问我他是什么?”

喜欢?

什么是喜欢,什么又是不喜欢?

是爆豪胜己骗了他,还是他骗了他自己。

他搜寻了他脑子里所有的内容都找不到任何和DEKU有关的内容,他的眼前是敌人无情的嘲笑。

“哈哈哈,NO.1?焦冻?哈哈哈,笑死了,你还真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

真的?假的?

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眼见的,一定为实么?

眼见为实是个假命题,如果真的如此,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妄想症患者看到不真实的东西。我们觉得自己看到的,不过是大脑传达给思想的映在视网膜上的影子。而这个过程,大脑的一些奇奇怪怪的物质到底对“影子”做了什么我们一无所知。最会欺骗我们的,其实就是我们自己。

当轰焦冻意识到何谓虚假何谓真实的时候,似乎已经为时已晚。

他脚下的冰层瞬间崩碎,带着他整个人都向下坠去。

他的身后是万丈深渊,他的身边却有着像电影胶片一样的走马灯。走马灯上演着的,都是一个头发蓬松的少年,眼睛大大的,却有着无比坚定的决心。

那个人,就是DEKU吧,是那个据说他喜欢了很久的绿谷出久。

可不是说走马灯,是人死后才会看见的么?

他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吧。

不可以,不能死!


3.

那也可以算一段真实的死亡经历,无限的向地底坠落下去,下面只有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他整个人都被黑色包围,没有光,就像那段有些黑暗的童年。

他不会无助,他会用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变强。

可谁不想被人拯救呢?

谁都想被人拯救,谁都希望能有人在他坠入深渊的时候拉他一把,把他从无尽的黑暗中拯救出来。愈是强大的人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愈希望能有人救他一下。或许他们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在那片黑暗里,抬头的时候,应该有一只手向他伸来,把他拽离地狱。

“你终于醒了啊轰君!”丽日御茶子看到他醒来非常激动的差点哭出来,“太好了你醒过来了。”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是NO.1,梦里没有绿谷出久。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那个暴走的小孩呢?”

“爆豪和切岛在前面顶着呢!”

“绿谷呢?”

“出久他……”丽日御茶子似乎不知道怎么向他开口,他对于这个姑娘应该算是情敌一样的关系吧,但是姑娘还不知道,姑娘也只是默默的喜欢着绿谷出久,既然无法开口,就是她也不想看到的结果吧。

“不想说就算了,等事情解决了之后再说。”

“出久他,受了很重的伤。”小姑娘咬着下唇,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抱歉是我们支持晚了,出久他一直都在和暴走的人周旋,但敌人是精神系的他没法靠近,可能是为了突破精神控制,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的手伤成那个样子了。”

受伤了啊,大概就是像高中那个样子,骨碎到整个手臂都可以柔软的弯曲,不受控制的在空中甩来甩去,看着都疼。毕竟绿谷出久后来都可以好好的控制个性了,很久不见却伤成那个样子,任是看不下去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是他,也不想看到伤成那个样子的绿谷出久啊。

真是被那个小鬼头摆了一道啊,丢人。

轰焦冻缓缓的站起身,丽日御茶子被他脸上的笑容吓的有点毛骨悚然。

那是一个怎样的笑容呢,丽日御茶子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它,她似乎在那张脸上看到了敌人的下场,那是一个看死人的样子。

不忍看啊,暴力系男子生气了,会不会烧成灰烬呢?她突然为那个个性暴走的小孩子担心了起来,丽日御茶子这样想着,可她注定只能永远的远远的看着这些强大的男人,只能在后面拼命的追却追也追不上他们的步伐。强与不强,虽然和后天努力是有关系的,但是有时候努力比不上天分,也是一件事实。和他们站在同一个高度的绿谷出久付出了多少,而在这同时,他们所有人都在变强。想要超过,就只有比别人更努力才行。但是追着追着,就累了,她不想追了,她觉得就这样看着他们也挺好。

她看着轰焦冻出手,冰以一个势不可当的趋势向前冲去。

轰焦冻完全不控制力量的冷气冻的爆豪胜己和切岛锐儿郎牙根都颤,爆豪胜己对于如今还是打不过火力全开的轰焦冻的事实真的非常难以接受。

“喂!你下手轻一点,那可不是敌人啊。”切岛锐儿郎不仅对轰焦冻提醒起来,并拦下了想要对轰焦冻下手的爆豪胜己,看起来非常可怕的轰焦冻怕是会干出点人命关天的事情。

“我知道。”这句话像是咬着牙根说出来的一样,他走的每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了厚厚的冰层,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轰焦冻的周围。

他一直都不是一个赶尽杀绝的人,哪怕是面对敌人的时候,但是面对这样一个人,尽管知道他的“梦”可能不是那人的主观意愿,还是觉得他恶劣的不行。

这只是一场大型宣泄现场。

评论
热度(28)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