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剑三/鬼网三】拆屋悖论。[后记]

后记、燕凡尘

  等我推开她家的门的时候,映入眼睛的一屋子纷飞的手稿,和亮着的电脑屏幕。

  屏幕上敲了满满的对不起,和最后被改成猩红字体的“拆屋悖论,将军!”

  而我的姑娘,就那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胸口插着一把刀,映着我僵掉的脸。

  有时候,事情的发展总是不可控的,你眼睁睁的看着它发生,却无可奈何。

  就像我最一开始所说的,生活之中,我们遇到的各种人或事,其实都是一种奇遇。

  可不是所有的奇遇都是好事,我心爱的女孩,最终在这一场与恶魔的角斗中输掉了生命。

  我在最后的葬礼上抱着她的遗像恸哭,周围的人也只是沉默的看着我,安慰的拍拍我的肩膀。我本应坚强,带着她的那一份好好的活下去。可我终究作为一个男人,现在不过是被人放过一马,苟延残喘。

  你们看到目前为止全部的内容,真实性也不过百分之七十,或许更少,而剩下的是一个作者对现实的推理和猜想。因为它本来应该是一部小说,可能成为今年的销量热点,也可能在出版社压箱底。

  总之不可能是现在这样,匆匆结尾,连我自己都要吐槽这写的什么东西了。

  可是它不可能出版了,因为它现在只能称之为“我女朋友叶归辞的遗书”。

  而我接下来要说的,可能会超乎你们的想象。我毕竟没有她那样的文笔,我的讲述可能会十分枯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当事人。

  事件是真的,“它”也是真的,而我女朋友不过是在文章里独自揣测他们每个人的心境和情况罢了。她在写完“辞山”这一章后的内容,是整整十几页的“对不起”。那时候她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在最后的最后是对许越死亡的良心未泯。

  不得不说她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顺着这件事的发展她一点一点的推算出了每个人的死因。但也许是太着急了,又也许是她拼命的想在自杀前完成这次的创作,她提前了徒弟的死亡。

  徒弟真正的死亡在她自杀之后,只有徒弟死的这一章是完全虚构的,所以只有这一章的叙述很奇怪,没有回忆而现实中也不存在这样的人。没有人会相信那样的事情,也没有任何一个母亲会在儿子死后去安慰一个别人家的姑娘,再有教养也只能做到不迁怒不辱骂。

  但是生活远远比小说更精彩,“它”把这一切的事情称作“拆屋悖论”。

  我所熟知的拆屋效应,是理性与感性的平衡。

  而他扭曲的拆屋悖论,是暴戾与生活的原罪。

  “它”那天与我面对面交谈的时候,我才觉得辞辞是真的厉害,“它”就是曲幼柒,“它”确确实实的俯身在了曲幼柒身上,“它”看着我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副微笑的样子。

  但就像辞辞在第五章中写的,那样的微笑后面,又是什么呢?披着少女皮囊的“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恶鬼。

  “它”穿着小洋裙,蹦蹦跳跳的像个真正的孩子,对我说:“你女朋友很厉害哦,关于我的很多事情,她都猜到了。这个小姑娘确实是被我自愿俯身的哦,源头是因为她对灵异事件的热爱。不过我也骗了她,我说我只借用一阵子。但其实啊,等我离开了,‘她’也不可能再活下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猜到了有什么用啊,她杀了人。”

  “做坏事,可是一定要偿命的。”

  “所以,谢楠死了,唐澜死了,那你能不能告诉,为什么温瑶也死了?”我在辞辞的QQ记录上,翻到了她和谢楠唐澜的聊天记录,还翻到了她和馒头的记录。那些“黑历史”,都是辞辞一点点套话套出来的,然后被她完完整整的写进了书里。但是馒头不一样,她和馒头的聊天记录里的内容比她所写的内容少很多。玩过剑三的都应该知道,这样的修改客户端的第三方程序是一定会被封号的,而帐号交易不可能躲过西山居的服务器记录,这样的内容只要打客服一定会有交易记录。辞辞又不是傻白甜,她会写出这样的内容完全不符合她那个能猜到“它”的脑子。

  所以这里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在写第四章的时候,她的精神已经开始崩坏了。

  如果说她杀人的时候,只是间歇性的发作,那么当事件一步一步的深入,她的精神也渐渐的崩溃,到写第五章的时候她已经不能完好的思考文章架构和人物的合理性,那时候的她是完完全全的凭着本能在写东西,而第六章则是一个精神病人的内心剖白。

  第六章很短,甚至没有办法可以称之为一个章节的长度,因为她在没有写完的时候,就已经崩溃自杀。

  我怀疑她为什么会写自己自杀的过程,而“它”告诉我,那是“它”写进去的。“它”知道我会看,所以把这一段写进去,让我看到我的女朋友到底是怎么像解脱一样的,把刀子亲手插进自己的身体。

  “它”真的很残忍。

  可是残忍的人好像还是有原则的,因为馒头没有死。

  经历了一切的馒头卖掉了自己所有的帐号,踏上了一辆不知道去哪儿的列车,离开了我的生活。临走前,他给我发了一条消息:“对不起”。然后就删掉了我的联系方式,再也不见。他没有死,因为他不是罪大恶极,他不过是以前卖了一个号坑了别人两百块罢了。或许很多年后,我还会与他擦肩而过,那时的他也许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可我却认不出他。

  因为我是外来者,我本身并不是他们这个亲友团的人,其实我谁也不认识。我的一切见闻,都来自辞辞的讲述。

  而在辞辞的叙述里,温瑶并没有什么所谓的“黑历史”,这个辞辞最了解的女孩子,到底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也逃不过“它”的悖论?

  “它”听到我的问题,突然不蹦了,好像是在思考。“它”的脑子里好像有很多的故事,需要“它”一点点的回想,“它”可能已经不记得,温瑶是哪一位。

  “啊!那个小姑娘啊。”“它”终于想起来,敲了一下手心,“因为她也背了一条命啊。”

  在“它”的讲述里,温瑶小的时候,杀死了一只猫。

  众所周知,猫大多都有乳糖不耐受,小小的温瑶并不懂这件事,给奶猫喝她自己也很喜欢喝的牛奶,然后那一天他们家里人都出去了。一直在喝牛奶的小奶猫肠胃不适,拉肚子拉到脱水,然后由于年纪太小救治不及时就那样走了。那天温妈妈回来的比较早,发现了已经凉了的小奶猫,她怕温瑶回来太伤心就把小奶猫的尸体丢了出去,又买了只花色差不多的小奶猫回来。

  而小温瑶回来的时候,看到了还是活蹦乱跳的小奶猫,她就这样的“杀”死了一只又一只的猫,直到温妈妈觉得这样太费钱了,就告诉她猫送人了,因为我们没有时间照顾。

  再后来,这件事就那样不了了之。等长大的温瑶,都不太记得自己小时候还养过猫了。

  确实,比起馒头的那几百块的小事,那些死去的奶猫更为可怜,而这可怜的背后却是儿童的无知和家长的不作为。

  “那……苏渔呢?”我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记得我当时的声音颤抖的不行,因为苏渔死的很惨,跟第五章里的跳楼比起来,苏渔的死状只能用面目全非来形容。那个还未满十八岁的小姑娘,最后竟然,死无全尸。

  苏渔的尸体发现在辞辞自杀后的第五天,她的尸体被发现在曲幼柒家的冰箱里,已经变成了一块一块的,所有切口的血液已经凝固。少女的头,被摆在正中央,安详的闭着眼,好像只是在做一个梦。

  “谁叫她识破了我呢?”“它”这样对我说,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识破了我的身份,我能怎么办,当然是灭口啊。那个家里只有冰箱能藏尸,我总得给我自己留点逃跑的时间吧。”

  “我可还没玩够呢。”

  所以苏渔,才是那个被扯入这个事件的最无辜的人。

  所以她真的猜的很准,但那是你看她猜的这么准,也逃不过命运的枷锁。

  命运的轮子是不停的在转的,许越的死或许是因为她对大学生写手的压榨;而谢楠死了,因为他偷窃了别人的工作成果;唐澜死了,因为她对于感情的不承认不作为,也因为她要为那一场闹剧负责;曲幼柒死了,因为她对灵异事件的热爱最终给自招致了杀身之祸;温瑶死了,不知者可不一定无罪;叶归辞死了,这是最简单的杀人偿命。

  那么苏渔的死,就是为她的自作聪明买单。她一个小孩子,去戳破别人的身份除了被杀还能怎么办呢?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事情。

  我没有死,因为“它”不让我死,“它”说我一定要揣着这个秘密活下去。我永远都无法开口说出这个秘密,因为根本不会有人相信。所以那天与“它”交谈后,“它”就消失了,在我的面前消失不见。

  我突然开始怀疑“它”是不是真实存在的了,我是不是也疯了,需要去看看病。

  我收拾好辞辞的遗物后,也永远的离开了这个城市,去过我自己的日子。我也希望新的生活能让我慢慢的忘掉这一切,忘掉这一场看似荒唐的闹剧。

  但我知道,巫女的魔咒将永远的笼罩我,无论我,还是死去的他们,都没有逃过因果论的循环。

  因因果果,环环相扣,挣不开也脱不掉,“它”就在我们的生活里,或许就是你不经意间回头看到的那个咬着棒棒糖的小孩,也或许是街边拄着拐杖的年迈婆婆。

  你对“它”伸出援手,可在“它”的眼里,我们都不过是一群卑微的蝼蚁,我们在生活的水深火热中争扎,却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这个可笑的“拆屋悖论”……





——Fin——


评论
热度(6)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