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剑三/鬼网三】拆屋悖论。[五]

第五个人、苏渔(洇玖)

  最近好像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连带着A城的天气都阴沉了下来,我没有去水群也没有给师父他们添乱。他们大人都搞不懂的事情,我这样的小孩子还是少参合的微妙。如果想着去支招解决大人都想不懂的难题,那未免也太看得起的自己了。

  很多时候,小孩子能想到的办法,他们并不是想不到,可是却又很多的无奈,无奈到那种办法并没有可能去实行。

  我不懂,也不想懂,在这个时候我只希望我能冷静下来,不去为他们担心,一心应付好我的期末考试。

  因为我什么都做不到,如果因为他们而搞乱了自己的心情,是不是会错失其他人对我今年高考的期待。

  不过既是说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克制住自己去思考整件事情的离奇。做完了应做的试卷后,在草纸剩余的角落里,胡乱的勾画关于这件事的脉络。

  首先我并不觉得师父是会做这种事的人,虽然现在的她确实不符合以往随性而安的态度,但她同时也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平日里被什么人加了仇杀也不怼回去,被人杀了最多杀回去一次就各不相干,在副本里被人讲了除非是真的犯错道歉,大多数情况都默不作声,当作没看见。

  她真的有这么包子么?并不是,每一次被杀她都会在群里嘤嘤嘤,有些智障言论她也会跟我们吐槽一句“傻逼”。不作为不是不在乎,她只是不想热上一些不相干的麻烦。在她眼里,去和那样的人打交道不如多刷一百资历来的有意义一点。

  能用实力打回去的,她从来不用嘴。她说动嘴能力很强的一般都很菜,我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

  师父是一个很洒脱的人,我觉得这样一个洒脱的人并不会去做杀人这种事。何况还没有留下任何的证据,这太不像她了。而且,她很怂啊,她的怂已经快成全服知名了。

  而唐则安这个人,却也不像是个会招惹仇家的。唐则安是个编辑,最会油嘴滑舌的哄着做着交稿子。油滑的人大多都不会树敌太多,连警察都调查不出她生前与谁有过过激行为,只能在只是有一点点烦躁的师父身上下手,那可能这终究会是一件悬案。证据都找不到的案件,那怕是我想破头也想不出来了。

  接下来是安必式,然后是唐泽琰,到目前为止死的最后一个人死师叔。

  如果他们看不出来,但是我不会看不出来。我是奶妈,全场谁死过谁死了几次我最清楚。这个死亡顺序,和那天他们跪倒在BOSS面前的顺序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什么阴谋论,那么我宁可希望这件事是有鬼的。

  阴谋论本身就是不成立的,这十个人之间的唯一连带关系是“剑三”,彼此没有三过没有掐过,更没有埋复活点守尸之类的不良行径。要说三次元的关系,那就是我的知识盲区了,他们三次元到底有多熟关系又多复杂还真的不是我一个纯粹的局外人能了解的。

  以我所知,前面所有人,我师叔在三次元与他们是完全不认识的。唯一能把这些人串起来的,是师父……

  这个话题兜兜转转又回到师父身上,我或许知道为什么警方一直抓着师父不放手,因为所有的事件都在指向她。可没有证据能给她定罪,她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她没有罪。就好像有人挖了一个圈套,等着她一步一步的下跳。

  等等,如我都能想到这个问题,为什么七七姐没有想到?七七是我家现在的邻居,也团里的奶毒“曲幼柒”。我和曲幼柒是因为师父认识的,毕竟她也算是我师娘,后来巧合发现大家都在A城,之前曲幼柒搬家,正巧隔壁在出租,问了一下曲幼柒的想法,把隔壁的房租广告贴给了她。

  搬来之后,我才发现她虽然比我大很多却比我还矮一些,长的小巧玲珑的。我几乎很少叫她姐姐这样的称呼,大多数的情况我只会叫她七七。

  我这么想着,拿出手机偷偷给师父发了条消息。

  洇玖玖玖玖:师父啊,他们的死亡顺序和那天副本死亡顺序一模一样!

  洇玖玖玖玖:要不你去问问师娘看看?虽然不算证言,也算是个线索啊!

  师父过了很久才给我回了一个:“好,谢谢你。”

  “咳咳,苏渔同学你看什么呢!”

  我惊的抬头,到处找老师,却听见同桌偷笑的声音:“叫你就知道看手机,你在这鬼画符些什么东西呢?”

  原来是同桌的恶作剧,我看着同桌指的本子上是我刚刚随手捋的事情线索。我想了想,决定向这个经常看推理小说的人询问一下:“我给你讲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你讲啊,什么故事。”

  “是这样的,有一个人死了,有这么个人呢在那个人死之前与他有过一点点不愉快的谈话。大概有多不愉快就像你要跟我抄作业,我一直没给你你就催催催,我就骂了你一句这样的小事。然后这个人就被警方立为唯一的犯罪嫌疑人,因为没有人比她更有嫌疑了……”我就这样把这件事的全部线索,都给同桌讲了出来。同桌想了半天,然后看着我的本子,问我:“于是,你觉得,有鬼?”

  “额……是这样的……”

  “以我的想法呢,如果真的不是那个人杀的人的话,那么这个鬼,就是你说的七七。”

  “为什么?”

  “按你说的,七七和你说的嫌疑人关系非常熟,嫌疑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个七七有出现过么?要么她本身就有问题,要么她已经,不是他们认识的七七了。”

  同桌的这一番推测,是根据这是一个故事。

  在故事里,一切都是可能,鬼神还是不可能犯罪都有可能成为事实。

  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么?

  真的有鬼,甚至就在我的身边,就住在我的隔壁么?

  想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毛骨悚然,甚至害怕下课,害怕放学,害怕在回家的时候,看见对面那扇广告还没有清干净的铁门。

  我最害怕的,其实是怕看见七七的脸。

  七七长的小巧玲珑的,像个瓷娃娃,我很难想像如果瓷娃娃变成鬼会是什么样子。

  但是时间不会为你停下,教师里好像突然安静下来,安静到能听到最后一排墙上的时钟在“滴答滴答”的响。

  等到它扣上九点钟的弦,放学铃就会响起。住宿生会回到宿舍里去,而我们这群走读生就要踩着月光回家去。

  回家的路上没人陪我,意味着我只能抱着我一刻忐忑不安的心,自己回去。

  同桌拍了拍我的肩膀:“我送你回去吧。”

  我看着他,突然觉得很安心。

  “我看你有点害怕,也算是我吓的,我得负责嘛。”

  我突然觉得,这个长的并不帅的男孩子,在这一刻气场一米八。

  他陪我一直到我进了屋子才走,还被我妈看到了。我妈还开我的玩笑,可我满心都是那件事,甚至没听到妈妈说她明天要去出差了。

  出差出差出差,又是出差,这才年初你们有这么多事要做嘛?

  烦透了,而第二天是周日,我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桌面上是妈妈留下的便签条。热了杯牛奶,坐在客厅翻阅网页新闻。

  只听隔壁“浜浜”的响,我的心也跟着那声声巨响打起了鼓。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敲开她的门,但是现在我只有惶恐。我只好打开同桌的QQ窗口,向他求助。他简单的安抚我的情绪,叫我不要怕,如果太害怕他可以过来陪我。

  我文他你真的会过来么?

  没有回话,但是二十分钟后,我却听见了我家的门铃声,和来自他的一条QQ:开门。

  那一瞬间我眼泪都涌上来了,我真的很感谢他,感谢他会认真的理解我讲的话,没有把的胡言乱语当作玩笑。

  “所以,其实你给我讲的故事是真的?”

  “是的……那个嫌疑人就是我师父,而我怀疑的那个鬼可能就在我们的隔壁。”

  “这未免也太玄幻点了……你有发现她最近有什么异常么?我是说,那个七七。”

  “我能说,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么?她经常加班,下班时间总是和我们放学的时候差不多,但是最近我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根本看不到她的身影。”

  “这种情况在这个氛围下真是诡异的要命啊。”他捂脸自嘲了一下,然后揉了揉我的头发,“没事,都交给警察就好了,乱想什么,写作业吧。”

  他一直陪我到晚上才走,走之前告诉我如果害怕可以跟他挂电话,他陪我,我说好。

  走的时候,我盯着他看了很久,好像要把他的样子刻进脑海里,他笑我太紧张了。

  然而我的直觉是对的,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他走到楼下的时候被一个酒后驾车的小型货车撞离了生命的轨道。警车声和急救声在我的耳边交杂着,不停的撞击我的耳膜,我抓着警官姐姐的警服,不受控的蹲下嚎哭。警官姐姐顺着我蹲下来,轻轻的抱着我,一下一下的抚着我的背,很温柔,就像他揉着我的头发一样。

  我的鼻涕眼泪都蹭在警官姐姐整洁的制服上,她也并没有生气只是不断的安慰我,我不敢去回头看他,却在抬头的瞬间在街道的对面看到了一个蹦蹦跳跳的身影。

  她穿着一件日牌的小洋裙,踢踏着小高跟踩在马路边上,她还是那么小巧玲珑的一点都不像二十多岁的人。

  然后缓缓的抬头,冲着我笑,吐了吐舌头。

  一辆出租飞奔而过,街道对面却没了人影。

  我觉得我连血液都凝固住,感到无比的寒冷,甚至忘记了流泪。我抓紧了警官姐姐的衣服,想要抱紧什么东西一样,阻止自己堕入黑暗的深渊。

  我到底要不要面对这件事,还是现在去告诉师父,如果我把我的猜测告诉警方,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是受刺激的胡言乱语?

  结局是肯定的。

  是我害死了他,如果不是我,现在的他应该在自己家里安静的休息,而不是躺在这里甚至谁都不敢揭开那张白布去看一眼他的样子。

  等我随着事情的热潮消退,我跟着警方去警局做了笔录,在警局里我看见了他的妈妈。那个风味犹存的女人被这件事刺激的仿佛老了十岁,我深深的对她鞠躬道歉,她轻轻的把我揽在怀里,叫我别伤心。

  明明是我的错,可是他们都在安慰我。

  我又什么资格活着呢?

  回家后,我敲响了隔壁的房门,她就立在门后,手背过去笑嘻嘻的看着我,好像一直都在等我。

  等我自投罗网。

  “是你干的?”

  她没有回答,而是向屋里走去:“你知道,人死的时候表情真的很好看,而那些失手杀人的的人表情就更好看了。满脸都是惊讶和不可置信,还有绝望。”

  “你,体验过绝望么?”

  她转头看着我,我盯着她的眼睛陷入了沉思……

  绝望,我现在就觉得绝望。我控制不了我的心一抽一抽的痛,我甚至希望它能停下跳动放过我。

  回过神来,我站在窗边的棱框上,身体不受控的向后倒去。

  我又看见了她的笑,对我说:“さようなら。”

  那么,笑的背后又什么呢?

  刚刚散去的警笛声,又响了。

 


评论
热度(1)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