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剑三/鬼网三】拆屋悖论。[四]

第四个人、温瑶(罹馒头)

  前两天我家宝贝给我分享了一个帖子,里面大概讲的就是善恶有报,因果循环一类的东西。我当时就笑她,你还信这个。她说她信啊,辞山那倒霉孩子就是稿子拖多了遭了报应。我想着辞山每个赛季都是四等一鞋子,就不禁想笑。

  说起坏事,谁没做过,我干过的坏事怕是比辞山那小丫头片子严重多了,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不过硬要说,当时我和对方心里都有鬼,才谁也不敢报应谁的吧。

  粉白菜突然疯涨的那一段时间,我凭借着黑市赚了一大笔钱,然而这笔钱却是用黑货赚来的。

  那大概是认识宝贝之前两个月左右,大概七周年时候的事情,我同那个人进行了一场智商的博弈。

  我是个PVE有很多号,都是半心血不心血,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样的号,放在剑网三是最不值钱的。你的一腔心血,到最后也抵不过别人一个五六限。

  所谓心血号,再别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但是这些号,我也像能至少回个本,便把一个号挂了远远高于他本身所值得的价格。

  这种号本身也不是报着卖给懂的人的心态了,有人闲得慌去主吧挂我虚假号价他尽管去挂好了,能骗的到人也好,骗不到人就算了。

  即便如此,我也未曾想过会有人向我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挂在5173后的一周左右,那个人添加了我留在网站上的QQ联系方式,非常开门见山的跟我说了一句话。

  dell@:兄弟你这个号挂的也太高了吧,骗谁呢?

  dell@:跟你商量个事,这个号八百块租给我,并且我把我朋友的一个号抵押给你。但是我只是想用一阵子。

  dell@:你在X城吧?

  没想到他居然知道我在哪儿,这就让我很意外了。

  dell@:我希望这件事情线下交易,我会准备一份完整的合同来确保我们之间交易的安全性,周三下午六点你家附近的星巴克见面,应该够你下班回家。

  dell@:可以么?

  这个人对我的信息了如指掌,我想不到他除了黑了我的IP信息以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反向,我却完全抓不打他的IP地址,也没有办法推测出他到底是什么人。

  这场关于网络的较量的是我输了,我敲字回了一个好。我对这件事,很好奇,而且就目前来看,至少以我目前的能力,他跟我谈的这件事里,我是完全的既定受益者。

  转眼就是周三,我特意把车停在离星巴克远一点的地方,又正好能看到那个约定好的位置。不一会,那个位置坐上了人——一个戴着金属边框,长的斯斯文文的男生,看起来年纪并不大,还有点学生气。他在等待的过程中,不断的看手机给我发消息,我给他回的都是在路上了等等。在约定的六点钟过去了十分钟后,他抬头看向我这边,冲着我笑了。

  嗨呀,真是个厉害的孩子。既然不能再拖了,我也不介意真的跟他面谈了。

  我落座在他的对面,正好赶上服务生上了一杯散着温热的拿铁。我轻轻的抚着咖啡杯的把手,温润的瓷器按摩着我指腹上岁月留下的茧:“你到底想跟我谈什么?电脑小伙子,你这样查我让我有点不安心啊。”

  电脑小伙子有点腼腆的笑了,这下我更确定他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学生罢了:“我没有的,我就是习惯就查了……”

  他清咳了两声,缓解下场面的尴尬,然后从包里拿出两份打印好的纸:“这是我之前说的合同。我,甲方,租借你,乙方的帐号为期一周,付款八百元并抵押一个高价值的帐号。如果返还时,乙方的帐号并不能完整返还则赔付乙方两千元违约金,反之如果乙方归还甲方的帐号不完整,则由甲方赔付乙方两千元违约金。先生您不妨看一下,然后在乙方上签字就可以了,我已经签过了。”

  我接过他手中的两页纸,下面甲方的名字他已经签好。

  匆匆扫过纸上的内容,和他说的并没有什么差别,最后在乙方下签好了名字。

  双方交换了帐号密码后,选择了一个网咖确认并一同更改了绑定手机和背包锁。

  于是这一场戏,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我手里有个程序,开启后我的帐号登录累计48小时,会进行一桩自动交易,背包里的东西会交易给我的另一个帐号。而我要交易的东西,是一个五红一个白螺母。这两个东西的小时,足以让他赔付我那两千元。

  而他的帐号则有慢慢一仓库的限时限量,我粗算了一下,成本也近十万了。能这么大胆的把号给我,我想他一定也动了什么手脚。以我对这类第三方程序的了解,无非是通过在线时间或登录次序来判定的。所以自从第一次登录后,我再也没有上过那个抵押给我的号。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那个帐号也只登录过一次,这个登录频率说不是买回去要套路我的,就搞笑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赌运气了。

  我和他,到底谁能赢。

  而在临交接的前一天晚上,那个帐号又登录过一次。

  这回,我已经确定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结果自然是帐号交接后,我登录的帐号白螺母和五红不翼而飞,我把这个结果甩在他面前,让他不得不把两千块给我。在我的了解中,他不过是个大三的学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就跑出来想套路人而已。

  只可惜,他碰上了我这么个老油条。

  后来,我把那个赔给我的帐号上的限时限量囤了一两个月后,才逐步的卖了出去,赚了好几大笔。没洗完的几件黑货,萝莉好看的后来套在了我情缘身上,萝莉穿着不好看的就先放仓库了。

  我和宝贝认识在七周年后,算算到现在也有四个多月了,我想着也是时候去找她见一面了,就敲开了她的QQ。

  没有回答,算算这个日子,应该已经考完试了才对。也许是出去玩了,就打算等一等。

  这一等,到半夜也没有收到回话。腾讯的小火苗早在几天前就断掉了,我突然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

  我想到了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A城入室杀人案,辞山那个倒霉的也因为这件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好再去折腾辞山,就打开群里问问,有没有看到我家宝贝。

  辞山:我靠你别问有没有看到了,你现在一问这个我就渗得慌。

  馒头:为何?

  辞山:我怕我一回头,你们全死了。

  馒头:卧槽你咒我呢吧。

  薛临:好了乖,你别水群了你快点去睡觉。

  辞山被人一句话讲的没了后文,而薛临却敲开了我的私聊。我和这个人可以说是完全不熟,他是那天打过上阳宫后才被辞山拉进了我们的亲友群。

  薛临:出事了。

  薛临:安必式和唐泽琰,都死了。

  馒头:?

  这是什么鬼剧情?先是那个炮萝,接着她师父师爹都死了,这是什么集体殉情的小说吗?

  薛临:辞辞不是一直在跟唐则安的死在警局跑来跑去,昨天接到报案,安必式和唐泽琰都死在安必式的家里,而安必式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死了好多天了。

  薛临:辞辞见过他们的照片,但她没敢跟警察说,她怕又被人当嫌疑人。

  馒头:这他妈是在拍悬疑小说嘛?

  薛临: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很意外,辞辞最近状态也不好,我一直陪着她。你要是有那个军萝的地址,你最好去看一眼。

  薛临:我也很担心,我也不希望再出事刺激她了。

  以上的对话,让我瞬间“咯噔”了一下。

  我之前有给她寄过东西,在离A城不远的X市,我买了机票过去她的学校。落地后到处打听她的寝室,班级,却听到她的熟人说她已经几天没有回学校了。

  我现在很慌,也很害怕,不得已之下我只好报警。已经失踪超过48小时成功立案,可是立案侦查也要时间,我所做的只有坐在那里不安的等候。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收到了一条短信,于是我给辞山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小姑娘说话轻轻的,完全没了她往日里疯颠颠的模样:“你能不能帮我向警方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没有认出尸体的案子。”我说出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敢到我在抖,可是比起无边的等待,我更想知道真相。

  “大哥,我是嫌疑人不是警察好嘛,我问这个他们岂不是更怀疑我。”

  “是,我知道,但我真的希望你能问一下,因为宝贝她……”我刚刚收到的那条短信,是宝贝他们班长发给我的,我让她帮我问下她同宿舍的人她最近都去过哪里,而班长这条短信,却让我全身布满了冷汗,“她去了你那里,我怀疑她可能已经出事了。”

  “FUCK!我现在就去问。”

  然后我把这条消息同样给了X市的警察,如果要我说一句实话的话,现在的辞山,已经完全不可信了。

  因为所有的命案,都围着这个女孩子发生,不仅警察不信她,我也不信。

  可是她又没有理由,杀掉一个并没有与她发生什么口角的闺蜜。

  还是说,他们之间吵过架,而我不知道?

  但是既然辞山不可信,那么薛临也同样不可信。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薛临就是辞山的男朋友,这样的关系傻子都看得出来。

  只剩下我,是一个独自战斗的孤狼。我不能去A城,如果我去了A城就代表我把我放在了歹徒的面前认他宰割,我选择回到我自己的城市去慢慢查明这一切。

  现在,我只希望警察能为我带来好消息。

  在这漫长的等待中,我甚至无法入睡,我一闭上眼睛耳边就开始回响她的声音,我觉得她在叫我去救她。

  可能,我也要疯了吧。

  等我终于睡的长久了一会了,却是被电话惊醒的,是来自X市警察局的回电,他们告诉我,尸体找到了,在A城火车站后门的角落里。

  是的尸体,这个消息是A城警方告诉他们的,因为我还叫了辞山让他们去查没有人认领的尸体。

  她现在一个人躺在外乡的停尸处,甚至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就那样去了。

  我真的不适合经历这种事情,我突然开始想起辞山来。在我了解的辞山来看,她本身就是一个相当脆弱又疯癫的孩子。遇到了这种事情,她那个精神韧度,是不是也疯了呢?

  可是现在没人能救她,也没人能来救我,再也没有第二个宝贝能去排解她的苦恼,她只能一个人面对这首死神带来的悲歌。

  我的QQ又响了。

  薛临:这件事,你不觉得奇怪么?

  薛临:他们的死亡顺序,你就不觉得,有点熟么?

  熟不熟,又与我何干?

 


评论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