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剑三/鬼网三】拆屋悖论。[二]

第二个人、谢楠(婆娑)

  你知道,人心可以恶到什么程度吗。

  我看过很多人,也经历过很多事情。

  我总是能嗅到那些恶的味道,随即出现在他们的身边,激化他们的矛盾。

人与人之间啊,哪有那么多真挚的情感,往往一个小小的事情就很容易让他们改变对彼此之间的看法,然后互相猜忌,心生怨恨。人啊,就是这么脆弱,而自私的生物。

  但是谁又是无私的呢,我也是自私的,甚至比人类的自私更可怕。我自私的激化他们负面的,阴暗的感情,滋生他们的恨意,看人类彼此之间勾心斗角,满腹狐疑。而我在这里能获得什么呢?

  我什么都得不到,不过是图一时之快罢了。看着别人互相厮杀,虚与委蛇,我真是快乐的不得了。

  那些扭曲的面孔和可怖的眼神,这样一副皮囊下隐藏的那狰狞破碎的感情裂缝,对我来说就像一道珍奇的美味佳肴。向往这些东西,其实不过是饮鸩止渴,漏脯充饥。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的心情,在他们彼此之间争的头破血流的时候,我控制不了我内心欢呼雀跃的心情。

  在我看来,他们不过是一群愚蠢到无可救药的人类罢了。

  我从来都不觉得,我是个什么好东西。我目前也不过是附在这个帐号上的一股意识,好像我一出生就是在这里,依附在这个角色上,然后通过这个端口在很多人的身上走走停停。

  我只知道我心里是有恨的,就像我曾经有过那么多次主人,有那么多人在我身上流连过,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留下来一直看着我。不过那也都是我还是个帐号的事情了,在我第一次看到霸道山庄耀眼的阳光之前的事情了。

  我本来并不是个霸刀的,应该是由于是个弱势职业屡次被抛弃,才选择在醒来的时候成为一个霸刀的吧。

  作为一个角色,我能和被操纵的角色一样活动,也能关照那些NPC的喜怒哀乐。有时候看着他们说着今天又跑了多少个地图,谁家的小孩又偷了谁家的风筝,路过陶九瓮的时候也会被他拉住喝一壶,顺便逗逗那个永远只会缩在酒坛子里的小螃蟹。

  但我想成为一个人,我觉得我和这些NPC终究是不同的。

  可我是个鬼,撑死了算数据成精,我想成为人,终究只能占用别人的身体。

  寻找身体的方法,也只能是广撒网重点捞。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被附身,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被附身。我走进一个又一个的副本,终于在那一天我看到了一个极为合适的人。

  我进那个团的时候,敏锐的发觉到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心照不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小心翼翼的不敢被亲友发现的小秘密。更让我兴奋的是,有一个人啊,他的精神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在我看来简直一只美味可口的羔羊。

  我疯狂的密聊他,去死不就好了。

  去死不就好了。

  去死不就好了。

  去死不就好了。

  他的操作居然丝毫没有影响,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没有去看密聊频道,我心里一坏,在他的插件上动了手脚,大大的红字警告就那样蹦在了他的屏幕中央。

  去死不就好了!

  呵呵……那孩子也不知道在大轻功还是跳洞口,直接就摔死了。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从他开始,一定会发生些有趣的事情的。

  这个团里,如果要说谁是什么干净的货色,怕是也只有那个玩万花的小朋友了吧。童心未泯这句话有时候并没有错,正是涉世不深才是最纯粹的一个,而剩下的人,每一个人都揣着自己的黑历史,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我还在思考着要如何从他们的身上搞事情,就不小心在老一死掉了。这可真是丢大了人,不过我好像感到有人在揣测着担心着些什么诡异的事情会发生。这种时候,不正是我这个搅屎棍出现的最佳时机?我完全不介意帮她一把,丰富一下她的内心戏。在后面打本的过程中,我在每一个人的插件上都做了手脚,然后每一个BOSS都有不同的人死去。我感到她的心里的不安一点一点的叠加,真是太好玩了。

  人,总是会被自己的小心思吓一跳。

  不过恶作剧可不是重点,真正要做的现在才开始呢。

  附身并不是随便挑一个就行的,体格合适的才能让我呆的更长久一点,要是还没玩够身体就垮了那岂不是无趣?我逐一排除了一下他们每个人的情况:团长和苍云太硬朗了不行,那个天策小姐姐反而是太脆弱了,这位玩藏剑的可是重头大戏不好好折磨她一下怎么行呢?花花太纯粹,炮姐炮萝也差点味道,而且炮萝……我最后在那个五毒和炮哥之间纠结了一些,决定先去找那个炮哥试试看。

  炮哥是个好炮哥,但是不代表好人就不做亏心事。炮哥对情缘好,对情缘的徒弟也很好,和情缘也是现实的情侣了,一没出过轨二没约过炮,就连小姐姐的小手都没牵过几个,在这个什么牛鬼蛇神都有的年代可以算的上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了。但是好男人也有好男人的苦衷,好男人要成家立业,要养活自己,养活老婆,还要孝敬老人。

  接下来我要讲的一个很俗套的故事,但或许这是每一个即将工作的人都会学到的事情。

  炮哥本名叫谢楠,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说不上有多敬业也算是勤勤恳恳从不无故旷工,业绩平平,再说下去就是工资尚可混吃等死了。然天有不测风云,年关将至的时候公司下达了裁员通知。现在经济不景气,中型企业纷纷裁员减少压力。裁员,不仅能给公司减少支出压力,而裁员到来前所有危险的员工都会危机意识努力工作提升业绩,给公司带来收益。既然劳动力并不紧张,裁员是一个非常有利的决策。

  裁员会影响到的,就是像谢楠这样的业绩平平,在公司里也不怎么出彩,不会巴结领导,平辈里也只是混个脸熟的一般人,顿时对自己的工作生涯产生了危机感。

  害怕被辞退,是每一个一般人都会有的感情,谢楠也不例外。在那个时候,每个人看往日的同僚都是在看竞争对手,也许就是你最好的朋友成为了压死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有人到在暗地里给别人使绊子,老实人谢楠很快就成为了落在最后面的那一个。

  职场上的尔虞我诈,有时候就是这么普遍。

  可是他能怎么办,他没有任何办法。他当时和炮姐刚奔现不久,一切都还不稳定,如果这时候他丢了工作那他和炮姐怎么?他不敢继续去想下去,整个人都变得张皇失措了起来。

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人,问他要不要一起做一件事情,如果做了他们都可以留下。

  谢楠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人丑恶的嘴脸,但后来的他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批判别人了。其实这样说也不对,谁没做过坏事呢,如果这样想谁也不能批判谁。

  而所谓的批判,也不过是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面对那些不管自己的事情指点江山罢了。

  可是谢楠其实很怂,但是如果怂下去,也许对方口中提议要搞掉的那个人就会变成他。他这样的老实人在这些争斗中,终究会沦为牺牲品。

  那个人提议让谢楠和他一起搞掉一个人,以此来保证他们的工作岗位。

  当时听到那个提议的时候,其实摆在他面前两个选择:一是揭发那个人。但是事实上,口说无凭,他并没有任何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甚至可能会变成被搞掉的那一个。二就是和他一起干,干成了就留下,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比失业更差的结果了。

  最后,他做了个决定,他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如果想留下就必须主动出击。

  哪怕可能良心上过不去,也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他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所以你猜到了么?对,他盗窃了同他关系最好的人的工作成果,将别人谈成的单子做了手脚从而变成了自己的,不仅没有丢掉工作反而升了职。而那个没有拿出业绩的职员就此被辞退,成为了广大裁员大军中的一员。职员离开岗位的时候,对谢楠说:“我会记住你一辈子的,你真的我的好兄弟。”

  对吧,好人还是坏人都是相对的,我之前就说过,这里面每一个人都犯过错,谁也不是圣人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圣人。哪怕谢楠工作尽职作为男人也很有担当,但于那个被辞退的职员而言他就是个恶人,而且十恶不赦。

  不过是人心之争,善恶难辨。人际交往这种东西,是一种文化,谁也不可能摸的懂别人的心,就在你没有想到的时候,已经产生了芥蒂。

  他对那个人一直都心中有愧,也许是他这一生为人都太过耿直,当时也不过是听信谗言而犯了错。我切进了他的炮哥号想要附身于他时,他十分惊恐的看着我然后猝死了。死的时候还在说,我真的错了。

  可是没有我,他还是要死的,后来那边的物业检查到他家被人偷了电,连接有误漏电,如果那天他没有碰见我,而是去开热水器的话,他还是会死的。

  人类,真是脆弱。

  我突然在想,那个诱惑他去剽窃别人工作成果的人,是不是一个和我一样的生物呢?引诱别人做坏事的东西。又如果是人类的话,那么我和人,又有什么区别?

又也许,我的诞生,本身就是源于人类心里本质的恶吧。

  我于被人抛弃的怨恨中诞生,面对别人的怨恨也只有冷漠。

  这里面每个人的故事,我全都知道。而且我知道的,都是他们心底里最阴暗的一面。知道的故事太多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那些在阴影里的故事埋在你心里只会积压负面的情绪。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知道,但我就是能看到,我遇见他们的那一刻,他们每个人做过的坏事都在我眼前形成了一副一副的走马灯。说是眼前也并不是很准确,因为我目前依附于帐号之上,我不过是一缕意识,那些走马灯也是一下子窜进我的脑海里,在我俯身于人身之前都不能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实体。

  不过人类真的太脆弱了,我也俯身过不少人,他们都不久便死去了。好像被我俯身后,他们的体能会消耗的非常快,在我都没有发觉到的时候,就已经变的干涸。

  可是这与我何干,反正,我又不会消失,对吧?

  有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我是真实存在的。

  当我有实感的时候,大概就是被人类发现的时候吧,就像现在这样,我的第二个选择五毒小姐姐对我发了一句密聊。

  曲幼柒悄悄的对你说:嗨,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曲幼柒悄悄的对你说:你看我怎么样啊。

  真是,太有趣了。

 


评论
热度(4)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