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魔法少女辞三岁
考研狗,游戏宅, 云片无脑吹。
只是个写东西的,努力成为社会成功人士。
CP随缘,更新随缘,看看就好,切勿认真。

【剑三/鬼网三】拆屋悖论。[楔子]

楔子、君不厌

        我遇到她之前,我也从未想过我会遇上这样的一个姑娘,她癫狂而又脆弱,宛如一个可爱的小怂包。我认识这个姑娘已经是很多年的事情了,时间久到我们都已经从一个中二少女到了快谈婚论嫁的年纪。

        可是我变了,她似乎还在原地,依旧是我认识她的时候,那个只会打游戏的游戏宅,只不过游戏换了一个又一个,无论玩什么都没有个长性。等到了两年前左右的时候,大概就是剑三刚开95级那会吧,刚好赶上我们高三放假,正巧我跟她都挺有兴趣的就开始了我们剑三之旅,直到现在。

        她中途倒是辗转过几个服务器,才来到如今的服务器,我大概是中途就从最开始在的某电五著名人口大服来到了另一个人口大服。其实中间这姑娘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自从被我邀请到这个服务器之后却改了性子,从一个休闲玩家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PVE,一心就奔着成为大佬去了。但毕竟不是什么专心研究的游戏的人,也不是什么耐的住性子的姑娘,技术半桶水,指挥技术也学了个半桶水。大概就是那种一线团进不去三线团又嫌人家菜的水平,知识内容广泛但实际能力摆在那儿,又不像人家大佬没事就研究手法机制,说白了就是眼高手低。但是怎么说,毕竟是个游戏,再怎么都是以游乐为主,玩的开心才是正道。

        她来了这边我也没什么太多的时间陪她一起,她自己找了个团我还去跟过一次,团里气氛也算是其乐融融,团长人也不错,本打的也顺偶尔翻车也是正常的。她也不再是刚被我拉过来的时候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了,我以为事情就这样安定了。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后来那个团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没了,她带着她那半吊子的水准就又从团里出来了。虽然不是什么犀利的大团,但习惯了固定团的人怎么打野团都会觉得不顺,没有人为了你组好合适的配置,也没有人会为了你的需求而去拒绝老板,就算还有人嫌弃你菜也不敢随口骂回去只能默默的说一句对不起。我的CD其实都是我情缘打的,我本身并没有这么深刻的体会,我就算打本也都是跟着我情缘在打。我也不知道能怎么去说这个姑娘,后来她的三次元生活开始忙起来了,也就没再怎么打过副本,CD也都甩手交给了代开和她师父,她就这么一言不发的走了。

        直到前几天的时候,她突然敲开了我的QQ,不是跟我吐槽她最近又遇到了什么人被什么老师折磨了一通,而是问我有没有时间凑几个熟人来打个十人普通上阳宫。

        这会上阳宫已经削了几刀了,对于一个纯PVE来说,就算是随便打打都不会翻车的副本,满世界的赌特效黑团,完全没有自己凑熟人打的必要。她上次这么跟我说的时候还是上阳宫刚开的哪会,她说想找人试试自己开开本,结果搞了个青玉流来也就打了三个boss差点门神就散了团。这似乎也是她第一次AFK 的原因,我问她你指挥么,她只说了一句:可能吧,再说。

        我觉得似乎有点不对,按理她一般都会回答我,就是我你怕不怕的才对。

        我也懒得多说她什么,我知道她一般开团都是不乐意带我情缘的。我前面就说了,这姑娘怂的要命,有个比她厉害的她就紧张的说不出来话,我也就没问,也就没告诉我情缘。

        可是天不遂人愿啊,这事还是让我情缘知道了,我情缘也是天天闲的没事干的货,就缠着我问能不能带他一个,我拐弯抹角的跟她提了,她也就跟我说了句:“那他指挥。”我只好说:“好好好,他指挥。”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我却越来越觉得这件事上的她实在是不对头。

        晚上六点是之前约好的时间,我和情缘踩着时间进了她的YY,YY里只有一个我不认识的姑娘在跟她聊天,听见YY提示音了她才喊了我一句。

        “嘿,你俩来了?来来来,组我组我先。”

        “你是打算让我开奶秀还是天策啊。”

        “开天策吧,没主副t啊是吧,虽然也没奶妈,我就叫了一个奶妈,你等下吧我看看能不能再叫个奶过来,你最好还是开天策我怕输出不够。”

        听起来她说话倒还是平时这个调调,我进了组,组里四个人,一个是她的藏剑,ID是辞山,为了好区分,下面我们都用辞山来称呼这个傻狍子。除了辞山以外的三个都是唐门,一个明显的刚满级的小号似乎就是YY里说话的这个,叫唐则安的炮萝,另外两个大号唐门听他们说话是一对的样子,一个叫唐泽琰一个叫安必式,一个炮姐一个炮哥。

        不一会辞山就回话了:“没事了就这样吧,我徒弟开奶花过来,等下我家亲爱的蹲完宠物就开奶毒过来,勉强也就四个DPS,能打不大兄弟?”

        她这话是问我情缘的:“差不多吧,你们这不都挺暴力的大号,有啥不能打的。”

        “成,我挂招募看看等人这会儿能不能再叫个DPS来。”

        不一会奶毒和奶花都来了,这俩人我倒是都认识奶毒是辞山的绑定奶,大号是个奶秀前一阵子转走了,奶毒是她小号ID 是曲幼柒,奶花洇玖是她二徒弟,两个人都是妖正太。

        其实这些人我们都在一个亲友群里,大家都一起插科打诨也聊过不少,不过我很少在辞山不在的情况下水群,跟这几个唐门就不是很熟了。

        人齐了就直接飞本开搞,这会儿我情缘还不知道今天他指挥,他去了躺厕所的功夫,辞山放了个野人霸刀进来,就把队长给了情缘的天策,YY给情缘上了个黄马我们就迅速的闭了麦。

        等情缘回来的时候,我们正在团队频带里聊的嗨。情缘就开麦问了一句:“咋还没开打,辞山?”

        [团队]辞山:等你呢啊。

        “等我干嘛,不是你开团么先打呗。”

        [团队]辞山:你指挥/阴险

        [团队]君不厌:你指挥/阴险

        [团队]曲幼柒:你指挥/阴险

        情缘被我们几个搞个无话可说,只好说:“我指挥我指挥,谁没打过?我知道唐则安没打过,你躺着就行了别人呢?”

        [团队]辞山:团长我没打过,求带/欣喜

        [团队]君不厌:团长我没打过,求带/欣喜

        [团队]曲幼柒:团长我没打过,求带/欣喜

        [团队]唐泽琰:团长我没打过,求带/欣喜

        [团队]安必式:团长我没打过,求带/欣喜

        看见我们这么刷,情缘也就来了兴致,开始真的当小白带了起来:“成啊你们的说的啊,毒路门口集合,一会小怪出了都群,群不掉咱们就得死,知道不。”

        虽然话是这么说,辞山的号毕竟还是个大号,十人本小怪的血量都吃不完她一个风车,何况队里还有一个田螺。两边的门神很快就推完了,到沈眠风面前奶花说想打花间,反正这边掉血也不是很严重,也就随她去了,花间也是个暴力花间。除了霸刀跑火死了一次,可以说是无痛了。让我们都惊讶的竟然是唐则安居然没死,今天这个本就是给唐则安开的,唐则安是真真正正的小白,跑火能活下来可以说是很不错了。

        九个人插科打诨来到了老二面前二话不说直接开搞,老二就麻烦了,有妒夫人有迷烟圈还有丐帮的敦敦敦,几个唐门一会全都要受月华的虐,洇玖这里切了奶花等到扰心的时候上笼花,唐门们就开始翻滚了。

        月华开始敦敦敦就点了唐则安,她毕竟是不会打直接被蹲出了台子下面再也没起来,打到一半的时候情缘说:“这个叫薛临的是谁啊?”

        [团队]辞山:我

        [团队]辞山:不是我

        [团队]辞山:你放吧

        “你情缘?”

        辞山没回话,据我所知她是没有情缘这东西的,要说谁是她情缘那大概就是她的绑定奶那个毒太吧。辞山有情缘我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她没有反驳就至少证明这人跟她的关系肯定是类似情缘的。

        莫非,这丫头背着我谈了男朋友?

        没多想,我们没脱战这个薛临是进不了本的,这边除了唐则安死了以外也没人死。

        我打这个本确实不太用心,我也不太会打这个本,情缘就在YY笑我:“诶呦这谁家天策啊,两万分DPS这么低?”

        我都懒得理他,在团队频道里贴了薛临的名字问他是辞山什么人、

        [团队]薛临:嗯……这个还是她说吧?

        辞山悄悄的对你说:你别猜了啊,我回头告诉你,乖。

        嘿这一个两个都什么意思,全都瞒着我。我突然有了一种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的感觉。

        到老三面前,奶毒之前就说了她不会跳风,老曹果然就死了,幸好奶花没切回来奶到最后。

老四挂了一个安必式,吃了三层球把自己给吃死了,不过或许是我们害的,我们都习惯性的吃一层就跑结果没吃全。

        到独孤先生的时候,这个boss还是比较难打的,最怕的就是跑圈和黄泉幻影死人,结果还是死了一个人,是唐泽琰。

        其实他们几个都挺犀利的,我这身装备都是情缘打出来的,我是真正的高分低能,但他们应该不是,他们几个都是两万多的大号,身上装备都是自己一个CD一个CD拍出来的,打个十人本死的不成样子,真是很奇怪。

        能拿无伤成就的,绝对没有故意去死的道理。吃三层球,黄泉幻影被秒,这都不应该是一个熟练工能犯的出来的错误,但是这几个人真真正在的都是熟练工。除了唐则安和那个来捡装备的霸刀,绝对应该是熟练工,他们的DPS也绝对是熟练工才有的水准。

        余下还没有死过的,只有我,辞山,薛临,洇玖和情缘的主t了。

        剩下的死亡点,黑齿的毒,城墙的剧情,哥舒翰的六合,安庆绪的撼地扫射,我们还有五个人,接下来是谁?

        又或者其实都是我的想的太多的缘故,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失手意外,打个十人本,也不会都用着英雄本的专注力来打,但我心里总觉得哪里奇怪。

        让我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过图后黑齿面前,死的不是别人,是我。

        我发誓我什么都没有干,我看着我的头上只有一层的毒但情缘在YY里狂吼你都五层了去解,去解。

        莫非是插件出了什么问题?

        我最后还是被毒挂死了,奶毒并没有把我救回来,我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翻着战斗记录,让我非常在意的是帮会的死亡喊话是:我在上阳宫·双耀亭被天外来客残忍的杀害了。

        为什么是天外来客?如果我真的是被毒挂死的,那我应该被黑齿杀死的才对,我在团队里问了插件的问题,他们的都没有问题,但是最近插件都在整顿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也是可能的。

        但我还是觉得不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影响着我们的操作。也许是几天前辞山的反常开始,我变的太过疑神疑鬼才会自己在这儿吓自己。

        可是到了城墙又出了问题,城墙的黑科技做不了,薛临从左边过去就直接死掉,我在心里默默数了“第七个”。黑科技失败后只好折回来从打,辞山和奶花去右边顶着,我被叫去和苍云在中间一步一步往前走。

        这是我第一次按正常的剧情模式走,讲真我很方,我一步一步跟着薛临走就怕哪一步走错了又要从来一遍。

        我现在,真的很怕死。

        但是更让我害怕的事情,降临了。

        情缘算错了技能,哥舒翰,六合站位几乎团灭,还有不到百分之一的血,场上只剩一个薛临一个辞山。薛临切的是分山,在DPS相差不多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也抢不过内置仇恨较高的藏剑。辞山肯定是没有洗片玉的,最后这百分之一的血哥舒翰的仇恨在她身上,她不过一个秒破的泉盾和回个几百血的云栖松,而死了八个人叠加的伤害,不是她一个脆皮鸡能抗的住的。

        到百分之零点四,辞山还是跪了,最后的百分之零点四薛临也终于和哥舒翰同归于尽了。

        情缘在YY里说着:“抱歉抱歉哈,我的锅我的锅,辞山跟苍云都够犀利啊,哈哈。”

        我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向安庆绪,我们全都死过一回了,如果这个BOSS还会死人,那一定是薛临。

        撼地?穿心?还是碎骨?

        我觉得任何一个技能都有可能成为他死亡的原因,薛临切了T去T英招,但是如果这里倒T那还是会拉托从打。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里死的是奶花,花花之前说要去看直播,安庆绪的箭雨没躲而死掉,一直到BOSS打完都没有讲话。

        BOSS到底,今天的娱乐观光团到此结束,掉了把霸刀特效也算是给这个进了我们这个无比坑团的一点点补偿,不过等到后来我才想起来,这个霸刀似乎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除了把武器分给他的时候,他在团队里打了一句。

        嘻嘻。

        当时大家都觉得霸刀大概是因为开心,但我总觉得诡异的不行,我焦点这个霸刀的时候,总觉得他那个系统脸冰冷的对着我,然后说一句:“嘻嘻”

        打完这个本,唐则安和辞山在YY里好像在说什么事情,我就和情缘走了。我问情缘:“辞山和那个薛临到底什么关系?”

        “这还不简单,情缘呗。”

        “她有情缘不应该不告诉我啊,她前两天还在跟我念叨着想出家,这辈子都不要跟苍云情缘了。”

        “啊,那是什么?男朋友?嘿,没准是没来得及告诉你呢。”

        我不信,去敲了辞山的QQ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复。

        只是我却没有想到,我到最后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我到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辞山那天那么的反常,我也没有想到我所怀疑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就那么的莫名其妙的成为了那个最无辜的,被扯进整件事的路人甲。

 

评论(4)
热度(6)

© Neve辞山 | Powered by LOFTER